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竟是因为,他!(1 / 2)

继承两万亿 侠想 2124 字 9天前

南美,圣保里斯市,深夜。

振北集团在当地最大企业——“深棕”集团,总部办公室内灯火通明,明明在座的人很多,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安静的有些吓人。

一张环形办公桌旁,正围坐着一大群噤若寒蝉的人。

归属于振北集团,能赶过来的、资产五百亿以上的企业负责人,几乎全都到了。

主持会议的,是脸色阴沉无比的白宣语。

现在这边的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有消息称,泄露的商业机密已经被人同步发送到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在内的所有大财团手里,许多一等一的大企业、大集团也都在蠢蠢欲动,垂涎他们在这边的蛋糕。

说句毫不客气的话,在座所有人手里握的企业,眼下都成了别人眼里的肉。

他们全是猎物!

说不定下一刻就会被人生撕活剥那种!

坐飞机赶过来的路上,白宣语足足打出了几十通电话,把一切能弥补的措施都提前安排上了。

在座众人无一敢耽搁,全都照章而行。

不过,不管是资金的调拨,还是已经签好的各种文件合约,甚至原料产品运输,那都不是一时一刻一个电话就能停摆的。

亡羊补牢那也是需要时间的,而眼下他们最缺的,也正是时间。

一旦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哪一方庞然大物率先下手,都会引发联动效应。

无数饿狼一般的外部企业,就会扑过来,把他们啃食殆尽。

根本没有有效防御方法。

等死,着实是世上最煎熬的事……

白宣语已经沉默多时,眉头凝成了疙瘩,连眼睛都是赤红赤红,布着血丝的。

“深棕”集团总经理惶恐不安,不时会瞥上濒临爆发边缘的代理董事长一眼。

涉密的文件就是被他身边的秘书偷走,泄露出去的,现在那人还不知所踪,所以他比别人更怕承受白宣语的怒火。

“你们大家,现在,谁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白宣语终于再度开口,连嗓音都是沙哑的。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相继摇头,甚至连叹息之声都不敢发出,生怕成为点燃白宣语情绪的导火索。

白宣语等待半晌,不见有人回应,眼中透着浓浓的失望。

其实,便是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好方法,因为能做的一切措施都做了,可惜依旧是杯水车薪。

眼下,绝望与悲观的气息已经弥漫开来。

指望外面的企业忌惮振北集团的威名,不敢下嘴,那连白宣语自己都不敢想。

毕竟,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这些庞然大物,可是全然没有这种忌讳,而只要他们动了手,其他那些中小的门阀、家族、财团、企业就会一拥而上,数目一多,振北集团的强大威慑也就被无限稀释掉了。

白宣语只觉得胸口堵塞,一股气不上不下压在那里,憋得他难受无比。

泄露出去的商业计划是好计划,只没成想第一时间就让人给卖了,而且事情出在他手里,这让他如何对集团交代。

一旦南美区遭受巨大损失,那他这个代理董事长,也就彻底没脸再在这个位子上待了!

白宣语是又恨又不甘心,忽然一拳重重捶在了办公桌上。

厚重的实木桌子发出一声沉闷巨响,连附近的茶杯都是一跳。

所有人吓一跳,小心探望一眼,又迅速地埋下了头去,“深棕”集团总经理更是大气不敢喘。

手掌传来的剧痛,让白宣语冷静一些。

他瞥了眼在座众人,缓了缓方才沙哑着声音道,“抱歉,是我的情绪失控了。这件事出了问题,责任在我,与你们无关!”

白宣语背过身去,无力一挥手道,“你们,走吧!”

在座众人迟疑地相互看了看,没人动身。

“走!”白宣语沉声低喝。

众人这才匆匆起身,匆匆离去。

只不过今晚怕是谁也睡不好了,都要枕戈待旦,以备这位代理董事长召唤。

诺大办公室,很快就只剩下白宣语一人,他漫步走到窗边看向圣保里斯市的夜晚。

远处天幕尽黑暗,阴沉的让人心无望。

“也许,还有最后一线生机,可以去尝试。”白宣语忽然喃喃道。

那也是他心中唯一还没有尝试的办法,就是直接与两大家族对话,请他们莫要下死手。

不过,一来,这关系不好找,二来,就算找到了,人家未必会给面子。

就算两大家族答应了,振北集团也要付出颇为不菲的代价,并且该受到的损失,也未必就能降低多少。

关键是,振北集团将给同量级的存在,呈现自己的狼狈一面。

这是一种羞耻!

白宣语抬起手捂住了双眼,因为他深深的沮丧,更不愿看到玻璃窗上折射出来的影子。

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我终究还是把集团颜面给毁了,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代理董事长呢,爷爷。”

“您究竟在哪里啊……”

……

白宣语在圣保里斯市所召开的这次会议,不久后就被远在北美的温言与佩罗斯知晓了。

俩人第一时间通了私-密电话。

“进展如预想一般,一切顺利啊!”佩罗斯在电话中都止不住春风得意,“待明日,我们就能名正言顺进行过问,并且对白宣语的错误进行谴责。一旦那边的企业遭受重大损失,我们就启动问责环节。到时候,任谁站出来也无法去挺白宣语。他那个人又是自信自傲,爱惜那不值钱的颜面,下台几乎是一定的。温言先生,你将是下一任的代理董事长,我提前向你表示祝贺!”

“有劳佩罗斯先生的支持,我上任后,也会尽快安排董事局的人进驻管理层。”温言和声道。

这是俩人之间早有的约定。

“这一次可说是我们双方的共赢啊,集团未来将在我们手中,会大放异彩!”佩罗斯亢奋道。

温言也道,“我也会让人继续盯着那边的变化,有情况,必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一定!”佩罗斯道。

……

这通电话持续了十几分钟便结束,双方皆是欢欣,

不过撂下电话,温言的脸色缓缓沉落,并没有方才那么振奋喜悦。

“快成功了?”一旁,阮语轻声道。

“嗯。”温言只是应了一声,便再也没了声音,只剩下他的双眸在黑暗中明灭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阮语并不去打搅他,只是一转身,微不可闻的轻轻叹息了一声。

比风还轻,除了她,没人听清。

有时候想要得到一件东西,需得付出代价,有些代价是有形的,而有些,是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