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疑惑重重(1 / 1)

噬天狂尊 缺肾道人 1589 字 7天前

艾候端起茶杯与唐铭微微一碰,二人共饮下了这一杯。

“你说你想知道我是如何知道你早就回来,那现在你有答案了吗?”艾候抿着嘴笑道。

唐铭微微一愣,顿了顿说:“您是想告诉我,许多事情的发展就如同倒掉的第一杯茶那样,在发生之前就有征兆了?”

艾候抖动了下眉毛,笑得更开心了:“孺子可教也!”

“可是人的决定不像事物那样一定会有必然的发展,只要是与人有关的,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唐铭眸子里的疑惑更重了几分。

艾候盯着唐铭看了许久,才再度开口道:

“虽然人会做许多不同的决定,可依旧有许多事情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花会落,树会死,人会亡,许多人总以为自己能做出许多选择,可其实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唐铭摸索着下巴想了良久,沉声道:“难道我来到上界,来到这里,早就在冥冥之中有了定数?”

艾候眼神里的光暗暗淡了几分,叹出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定数。”

“什么!”

唐铭脱口而出,饶是从喝茶开始,唐铭就已经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听到艾候的这句话,还是不由得瞬间失了分寸,脸上的慌乱和诧异久久挥之不去。

他从地球来到这个妖魔横行的异界,应该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才对,艾候怎么会知道。

看着唐铭脸上复杂的神情,艾候给两个人分别都倒了一杯茶,举杯道:

“天命早就定好了一切,虽说修士本就是要逆天而行,可那也只是天道留下的一丝契机罢了,如果天道真想让人无法修行,那无论是谁,都斗不过这天,除非……”

唐铭眼睛眯了下来:“除非什么?”

艾候看着唐铭,脸上的笑容终于淡了大半,凑上前在唐铭耳畔低语道:“除非谁能代替了这天道。”

“嗡!”

艾候此话一出,周遭的气氛瞬间压抑了下来,空气中的灵力都凝固了下来,整个断魂山上被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乌云密布,仿佛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正在搜寻这泄露天机的人,要将这人在天地间彻底抹杀。

艾候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淡淡地从自身的纳印中,取出了一道不知用什么天材地宝提炼的符箓,径直把这符箓拍在了地面。

顿时,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从艾候的手掌中散发开来,组成了一副太极阴阳鱼图案,散发出一道道磅礴的气息,原本不安的四周也随之安定了下来,遮云盖日的乌云也消散了开来。

唐铭心中的震撼更加难以遮掩,脸上数不尽的震撼之色。

这世上,真有存在什么天道吗?

如果天道真的存在,为什么会让下界出现幽冥族入侵那样的灭世之劫?

艾候用的是阴阳太极图,这道图自己在下界曾经用过,还帮不周山的妖王提升过实力,艾候现在在用的,难道是天界才会拥有的太极图?

“艾老,您是?”唐铭话中有话地问道。

“呵呵。”艾候看似云淡风轻地一笑:“我和你是同一个世界的存在。”

唐铭当下心中万般波澜骤起,今天他经历了太多的震撼。

虽然在心里想过无数的可能性,却唯独没想过这老头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您是说,您也是飞升上来的吗?”唐铭再次不确定地问道。

艾候看着唐铭那故作迷茫的眼神,不由得啼笑不得:“小家伙,连我这个老头子都要算进来啊!”

说着,艾候随手在一片落叶上用灵力刻画着什么,然后送到了唐铭面前。

唐铭伸手接过,只见树叶上飘逸地写着“太极”两个字,而且这两个字根本不是用这个世界的字写的,是由繁体的中国汉字写的!

伴随着心中的震撼,唐铭喝下了面前的第二杯茶,许久之后,才再次动了起来,自己动手给自己和艾候添上了第三杯茶。

唐铭深吸一口气,正色说道:“艾老,我想进卦宗。”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也确实需要去卦宗一趟,这块令牌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径直去就是。”说着,艾候递出了一枚古朴不知什么材质的令牌。

唐铭接到手中细细端详着,这枚通体黝黑的令牌泛着奇异的波动,正面刻画着一枚莲花,背面只有简单的一个“卦”字,寥寥几笔却有着无尽的玄妙,甚至隐隐吞吐着令牌周遭的灵气。

“断魂山以北就是卦宗了,见到这枚令牌,宗门里自然会有人来接你,但不可对外透露我老头子的行踪。”艾候慢悠悠地说道。

唐铭出声道:“艾老您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哈哈。”艾候再度慈祥一笑,平和地说道:“不了,这茶已经喝到了第三杯,唐小友你也该走了,卦宗内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唐小友。”

唐铭深深地看了一眼艾候,端起了最后一杯茶道:“小子再敬您最后一杯。”

艾候和唐铭碰杯后说道:

“再送你小子最后一句话,你还太弱小,等你日后再回到这断魂山,记得再来这里,老头子会在这里等你,天色不早了,快出发吧。”

唐铭站起来把身子微微前倾,向艾候行了一礼,便径直朝着断魂山以北疾驰赶去。

艾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记得,当断则断,不要优柔寡断,强者应当不畏生

死。”

等唐铭彻底走远,艾候嘴里喷出一道本源精血,喃喃地说了一句:“天道果然不容亵渎啊……”

一炷香的时间后,唐铭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面前浩大的山门,数百层阶梯上面,巍峨的山门强劲无比的写着两个字——卦宗。

“应该就是这里了。”唐铭一声低语,就要握着艾候送的令牌进入,便有两名穿着统一的人拦下了他。

“这里是卦宗所在,闲杂人等速速离去!”

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说着,还不断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衣着破旧的唐铭,眼里的嫌弃之色不掩于表。

唐铭脸色坦然地拿出艾候送的令牌,不卑不亢地说道:“我奉艾老之命前来卦宗,还请二位通融。”

二人长生境二重的气息瞬间外放出来,一脸不耐烦道:“哪儿来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和我卦宗扯上关系,我们宗门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姓艾的,再不离开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感受着面前这两名长生境的气息,唐铭双眼微眯道:“我并无恶意,二位还是先来查看一下一令牌比较好,免得出现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那两人当即怒冲冲地从山门上走了下来,一脸戏谑地看着唐铭:“挺长时间没动手了,难得今天遇到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说着,二人便已经各自拔出宝剑朝着唐铭两腿劈来。

看着二人的行动,唐铭见状把令牌挂回了腰间,而后直直向前,凭借强大的肉身直接握住了两柄无比锋利的宝剑。

那两人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因为他们感觉自己仿佛劈到了一座无比强硬的巨山上,不仅没撼动对方丝毫,甚至自身想要抽身都做不到。

“砰!”

“砰!”

握着两柄剑刃的唐铭,用自己的胳臂肘分别顶向了对面二人的胸膛,撞得二人不由得松开了手里的宝剑,倒飞出去。

唐铭则是看都没看二人一眼,直直朝着山门走了进去。

还没等踏进山门,便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何人来我卦宗滋事!”

唐铭定睛一看,对面是一位身着紫色道袍的老妪。

那老妪看了眼山门外正在地上疼得打滚的二人,再望了望唐铭手里的宝剑,脸色不由得冷了下来:

“哼!小畜生,今天竟然还敢在我卦宗动手,真是不知死活,不教训教训你,你怕不是真当我这卦宗无人?”

说着,还没等唐铭反应过来,便见长生境五重的老妪一巴掌拍出。

唐铭一个躲闪不及,直直被这一掌打得跌落下了卦宗山门的台阶,血液抑制不住地沸腾,硬生生从嘴里流了出来。

就在

老妪准备拍出第二掌的时候,唐铭腰间的漆黑令牌竟然泛起了幽幽的冷光,老妪见状眼中阴晴不定地开口道:

“你这贼子,腰间的令牌是从何而来?”

唐铭起身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恶狠狠地盯着老妪:“老妖婆,你凭什么一上来不问缘由就动手,现在老子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令牌又不是从你家祖坟刨出来的?”

老妪活到这么大年龄,整个卦宗还没有人对她这么不敬,当即气得倒吸一口,正打算直接出手杀了面前这小子,再夺了令牌好好研究研究,看是不是传说中的那枚。

“且慢!”

一道庄严的声音传来,随即便看到一名中年男子骑着一头通体火红的巨鹰飞来,话音刚落便稳稳落在了地上。

“九长老,这是怎么回事?”男子开口道。

老妪当即赔笑着:“见过曾峰主,方才我看到这小子在擅闯山门,还打伤了我卦宗的守门弟子,我上前询问,此子居然口出狂言,所以我给了其一点教训。”

中年男子开口道:“方才我照例在加持聚灵阵,居然感应到了黑莲令的气息,所以来查看,你可曾看到黑莲令的气息?”

老妪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略有心虚道:“还……还没看到。”

看到老妪的神色,中年男子当即能猜出事情的大概,便扭头看了看唐铭:“这位小友,你可曾看到过黑莲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