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1 / 2)

氪金恋爱法则 暮寒久 1841 字 3个月前

江绵轻轻推开江与枫,门檐外雨声渐小,滴滴答答的,湿了半个鞋面。

江与枫不明白江绵怎么了,于是朝他道:“既然我已经找到了你,那么不论你是什么,我都会带你回家,江绵,我——”

“哥。”江绵出声打断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那恍然若梦的前半生,我所追求的终极而遥远的梦,已经变成现实了呢?”

江绵说着话,眼神却在看远处,他轻声道:“我想陪着他,一直,直到耗尽所有。”

江与枫的心情大起大落,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弱小的弟弟,只想将他带回家藏起来好好护着不让他再吃半点苦,但如今,江绵却还在说不想回去。

他要陪着谁?

没有人比江与枫更明白江绵的执念,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他心中对神明的向往!

“你在说什么胡话?”江与枫一把捏住江绵的手肘,“你为了他一直在消耗自己,现在又变成了鬼怪,付出这么多难道到头来是爱上别人了吗?”

江绵摇头:“没有,我心不变。”

江与枫皱眉:“好,暂且相信你。还有你的玄铃,为什么又重新回到了你的手中?”

江绵这才看向他:“玄铃确实被我送给了一个人,如今那个人带着铃铛又回来找我了,所以才会重新回到我这里。”

江与枫正要说话,江绵却打断他,后抬头朝着不远处招手道:“阿修,你过来吧,没事了。”

江与枫跟着看过去,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身后,而他却丝毫都没有察觉。

心底暗暗升起警惕,江与枫不着痕迹的将江绵挡在身后。

“他是谁?”

江绵低声道:“不要吓着他。”

江与枫:“……?”

江绵心底不自觉的笑了笑,声音大点,他的神明就要被“吓跑了”。

江与枫还未看清,陆昀修却已经走到了眼前。

他的身影逐渐清晰,离得越近,江与枫的神色就越难以捉摸。

“阿绵,你和他什么关系?”

江绵摸了摸鼻子:“就,咳,他是我男朋友。”

江与枫一口气差点没回过来。

“——你说什么?你真找对象了??”做人的时候那么纯洁,做了鬼反倒风流了!不就是自闭了二十年,走出家门怎么感觉世界都变了?

江与枫活似见了鬼,直到陆昀修站在他面前,慢条斯理的伸手道:“你好,江先生。”

江与枫机械的抬手与他相握,接触的那一刹那,整个人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

陆昀修朝他微微一笑:“刚才不是有意听你们说话,是我儿子吵着要找绵绵。”

江与枫脸色逐渐变青。

他一把拉过江绵,语气又低又快速:“这种已经有儿子的你也行?你真是给江家长本事了,我见不得你委屈自己!”

江绵又咳了两声,压了压眼底的潮湿,才磕磕绊绊解释道:“这……其实,儿子是我的,陆昀修才是那个冤大头。”

江与枫:“???”

陆昀修看了江绵一眼,“他的就是我的。”

江与枫之前看陆昀修的眼神还有些警惕,现在慢慢转变成了一种江绵为祸人间的不自然。

……说到底,都是他弟弟惹出来的事。

只是最开始在街角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还以为有些人生来就不一样,现在才发现爱情使人神志不清。

“阿灵呢?”江绵问。

陆昀修:“他吵得慌,丢给周渡看着了。”

江绵不知道陆昀修现在的自我认知到达了哪一层,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江与枫说你眼前的不是别人,就是你以为不存在但硬生生被我拽到人间的神明。

思来想去,还是先含糊解释了一句:“哥,他就是我要陪的人,我和他认识了很长时间,可以确信他真的是个好人。”

江与枫对陆昀修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敬畏感,脚步后挪半米道:“……他的铃铛就是从你那拿回来的?”

陆昀修:“嗯。”

江与枫:“他什么时候给你的?”

陆昀修:“二十年前。”

江与枫:“二十年前?你今年多大了!”

陆昀修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答的多了江绵怕江与枫折寿,于是替他回答道:“阿修今年二十五。”接着不等江与枫骂人赶紧接着道:“但是!这是他已知的二十五!”

“……那未知呢?”

未知江绵也答不上来,正准备编故事的时候,身旁的男人就开口道:“未知,大约是你们存在了多长时间,我就存在了多长时间。”

江绵倏的抬头看去,就见陆昀修以往普通的眼神中又流转着不一样的一些东西。

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伸手在陆昀修的眼前招了招:“陆昀修?”

陆昀修转头,抬手,两个人的手背在空中直接交错了过去。

江与枫:“!!!”

江绵:“!!!!”

但下一刻,交错而过的那只手就又被重新捏在了掌中。

“‘他’已经完全回来了。”陆昀修低声道,又拿过江绵手中的玄铃,将那红绳绑缚在少年纤细的手腕上,才接着说:“没有红线牵绊,我们也可以重新绑回来。”

江绵胸口滞塞说不出话,只愣愣看着他,不敢去想陆昀修如今是一个什么状态。

“怎样都没关系,我也可以看见鬼了,只要你出现在我眼前,我就一定能认出你,并将你留下来——永永远远,都留在我身边。”

江与枫在一边越听越不对劲,又看见他弟弟一头感动的扎到了陌生男人的怀中——看起来该死的……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