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完结想与你今生今世都不分开。(1 / 2)

娇养玫瑰 折枝伴酒 3506 字 3个月前

“……”宁姝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

他怎么会知道?

被男人灼灼的目光盯着,她忙不迭解释:“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裴司延眉梢一挑,好整以暇地等她说:“那是怎样?”

“是同事们瞎猜的,不是我自己说的。”宁姝急忙为自己正名,脸面都豁出去了,“我男朋友这么年轻这么帅,我又不瞎。”

“倒也是。”他仿佛被说服了,轻轻揉着她的头发,“你的确不瞎。”

“就是,我眼光可好了。”宁姝满脸正色道,“我看上的可是全天下最帅最有魅力最优秀的男人。”

裴司延被夸得很上瘾,勾了勾唇:“还有呢?”

嗯?

他很喜欢这种无脑夸吗?

宁姝又想了想,继续:“最聪明。”

“嗯。”勉强满意。

“最温柔。”

裴司延认真纠正道:“这个只对你。”

“好吧。”宁姝笑得合不拢嘴,捏捏他脸颊,“还有最有钱。”

他毫不谦虚:“倒是实话。”

宁姝还在脑子里奋力想着夸他的词,突然猝不及防地,男人手臂勾过她腿弯和后背,将她横抱起来。

“你干嘛呀?”双脚腾空,她忍不住惊叫一声。

男人没说话,而是径直将她抱进浴室,反手关上了门。

她被圈在洗手台和他火热的身躯之间,呼吸紧张,动弹不得。

“既然对我这么满意,是不是该有点表示?”他捧起她的脸,两人额头相贴,呼吸之间全是醉人的酒气。

宁姝紧张得说不出话,两只手紧紧攥着他腰侧的布料。

“今晚可以吗?”他一面从裙子边缘入侵着,一面用格外温柔的语气问她。

宁姝咬了咬唇,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而是松开他腰侧衣服上的手指,缓缓挪动,然后用力圈住他整个腰身。

得到女孩沉默的首肯,男人低头衔住她微微泛白的唇瓣,再将它变得嫣红而湿润。

这是她这辈子直到今天,洗得最长久也最混乱的一个澡。

末了晕乎乎地被男人抱出浴室,栽进柔软的被褥里。

今晚的盛宴才正式开始……

她偶尔恍惚,偶尔清醒,就好像挣扎在生死边缘,却总有人拉着她,哄着她,用人世间最温柔又最极致的霸道。

宁姝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在用体力跟她计较那句,老男人……

直到凌晨后不知几点,她才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裴司延已经不在房里了。

宁姝习惯性地要坐起来,结果稍微一动,就忍不住痛呼了一声。这感觉就像高考体测那次,三年没怎么上过体育课,突然跑了个八百米。

但她已经很多年没这样过了。

到大学以后经常运动,体能测试都是轻松过,现在虽然工作忙碌,也会定期去健身房松松筋骨。

想起昨晚激烈的战况,简直就像是把她浑身上下每块缺乏锻炼的骨头都拉出来操练了一番,痛不欲生。尤其是某个部位,虽然他已经很温柔很小心,但到底是第一次,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点伤。

宁姝在被窝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能舒服点。

但她今天已经不想起床了。

突然卧室门被打开,宁姝一抬头,看到穿戴整齐的男人。

“你去哪里啦?”她嗓音低低软软的,有气无力,还有点哑。

裴司延走到床边坐下,“去给你买了药。”

“什么药?”宁姝脑子一激灵,“你昨天不是戴了……”

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轻描淡写地回答:“外伤药。”

“……”

看着他拧开盖子,用手指挖了一点,淡淡的药香味飘过来,宁姝忙不迭摇头,攥紧胸前的被子:“不用了,它自己会好的……”

“药店老板说这个成分温和,还有镇定作用。”男人一本正经道,“抹一点,会没那么疼。”

“其实还好,不怎么疼。”她把被子攥得更紧了。

“是吗?”裴司延勾了勾唇,“那昨晚你是骗我的?”

“……”

“还能继续?”

“……我自己来吧。”宁姝颤颤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

裴司延看了她一会儿,也没坚持,把药递给她。

昨晚因为怜惜她还意犹未尽,这会儿再碰,他不能保证自己有足够的自制力。

裴司延去洗了个手,换了跟她同款的情侣睡衣,出来的时候,宁姝已经自己抹好药了。可是骨头还是疼,躺在床上不想动一下。

裴司延看她一副软绵绵的样子,不禁笑:“有那么难受吗?”

“你当然不难受了,换你跑八百米试试。”宁姝瞪着他嘀咕道。

“什么八百米?”

“就是班主任占了三年的体育课,高考突然要你跑八百米。”

“哦。”男人漫不经心道,“我们那时候经常打球,不存在这种问题。”

“……”呵,男人。

“起来吧。”裴司延俯身撑在床上,亲了亲她额头,“再不起早餐要凉了。”

“你拿进来给我吃。”

“那像什么话?”在卧室吃饭这种事,他连听都没听过。

宁姝努了努嘴,娇滴滴道:“你就拿进来嘛,我保证不会弄被子上。”

她和夏沐可在家都是小公主,每次来个例假,躺被窝里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在床上吃饭这种事,她无比有经验。

“算了。”男人一脸纵容,“反正这套是要洗的。”

昨晚折腾成那样,别说床单被套得洗,卧室里满满的都是味儿,这丫头能吃下饭,他也是佩服。

“……”宁姝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忍不住脸就红了。

裴司延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的时候,才想起来问她:“你是不是还没刷牙?”

“……嗯呢。”宁姝笑盈盈望着他,眨了眨眼睛。

裴司延秒懂她眼神里的示意,无奈地叹了一声,去浴室挤好牙膏,端着杯子回到床边,像伺候老太太一样帮她刷牙。

好几次都不小心戳痛她嘴里的肉,宁姝皱着眉把手伸出被窝,满脸嫌弃:“我自己来吧,手笨死了。”

“我看是你快懒死了。”裴司延弹了一下她额头。

宁姝含着一口牙膏沫沫瞪他:“你有意见?”

“不敢。”裴司延笑了笑,满眼宠溺,边揉她脑袋边说,“改天我问问乔遇,有没有刷牙洗脸喂饭都能包办的那种机器人。”

宁姝忍不住笑了一声。

“肯定有。”裴司延煞有介事道,“毕竟以后的人工智能应该会普及到养老院和医院,照顾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和瘫痪病人。”

宁姝脸上的笑蓦地僵住,快速刷完牙吐掉牙膏沫,踹了他一脚:“裴司延你长胆子了,你敢讽刺我。”

男人一脸温柔坦荡荡:“我有吗?”

“……”

一天的时间太长,宁姝还是没法忍受一直躺在被窝里长蘑菇,更何况Peter还等着洗床单被套。于是她又撒娇让裴司延把她抱到客厅去看电视。

刚开荤的男人不再像以前那么老实,坐在一起总忍不住想动手动脚,宁姝完全拗不过他。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她也很喜欢这样跟他腻歪。

电视里播着最近很火的片子,两个人却都没怎么认真看,反而把对方弄得衣衫不整。

宁姝正在兴趣十足地玩他耳朵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以为是张锴,她没怎么在意,不舍地戳了戳男人肩膀:“你去开吧。”

“嗯。”裴司延低头亲了她一口,才起身。

宁姝从茶几上拿了个橘子,刚剥完还没放进嘴里去,听见玄关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妈,您怎么来了?”

“回医院讲座,刚好路过你这儿,就来看看。”

!!!

宁姝蓦地瞪大眼睛,手一抖,橘子掉到了地毯上。

她慌忙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裴母走过玄关时也看到了她,保养得益的中年女人,漂亮又有气质,眉眼间的温柔和裴司延看着她的时候竟然有几分像。

裴母亲切面善,让宁姝本来紧张的心情因此缓解了些,礼貌地打招呼:“伯母您好。”

“你好。”裴母笑得合不拢嘴,转头激动地问裴司延:“不介绍一下?”

裴司延走过去把宁姝牵过来,语气郑重地介绍:“妈,这是我女朋友宁姝。”

裴母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长得比我儿子好看。”

裴母的亲切十分有感染力,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宁姝忍不住笑了出声。

忽然觉得这么笑好像不太礼貌,她连忙补救:“伯母您坐吧,我去给您倒杯茶。”

裴司延知道这丫头是在找借口开溜,便没拦着。

宁姝倒茶的时候,裴司延和裴母坐在沙发上说话,声音虽然压着,但还是被她听到了。

“这是你上次说的那小姑娘吧?”

“是。”

“之前你找我拿那个祛疤的药膏,也是给她?”

“是。”

“可以啊,你这又没谈过恋爱,又不懂女孩子,成天板着张脸冷冰冰的,居然能追上。”

“妈,有您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我实话实说,你别不高兴。就你这样能找到女朋友太不容易了,好好把握,争取早点娶回家去。”裴母催促道,“这么好的小姑娘,万一人家反悔怎么办?”

裴司延笑了笑:“您这才见一面。”

“就是第一面的印象最重要,你妈火眼金睛,还能看走眼了?”裴母笑着回头看了看,“我跟这姑娘有眼缘,我喜欢她。”

“我喜欢的您能不喜欢么?”

“你听我的,好好把握,早点结婚,都三十多了还不着急……”

裴司延满脸无奈:“您放心,我比您还着急。”

裴母望着他咋了咋舌:“这谈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脸都不要了。”

宁姝竭力憋着笑,把茶端过去:“伯母,您喝茶。”

裴母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漂亮高贵,但没一点架子,性格热情又直率,看得出来是真的很喜欢她。

宁姝心里对于未来婆媳关系的担忧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