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番外三(1 / 2)

反派不想修罗场 以玉 2107 字 3个月前

白思赫觉得他养了个儿子简直就是世界上最错误的决定。

白黎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学了谁,从小就懂得利用身上的优势去欺骗侍女们的糖吃。就连黎温见到了白黎,都会忍不住笑着把他抱在怀里。

过完十六岁生日的白黎包袱一带,留了张纸条就去找父亲了。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父亲。白思赫偷偷藏着照片不给他看,宫里到处都没有留下那人的痕迹,他还是在黎温那里无意间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人看起来很年轻,是一眼看去再难忘记的面容。照片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拍的,那人就漫不经心的垂眼看向别处,银发十分耀眼,衬的皮肤愈发的白。浑身气质又傲又贵气。让人一眼看去再难移开视线。

这就是他父亲?

白黎恍了半天神。他说走就走,趁着白思赫不察觉,还把白思赫随身携带的手术刀顺走了。

黎眠在他小的时候送过他一条项链,据说是能在白黎需要帮忙时帮助他。虽然白黎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才能找到父亲,可他内心有一种感觉,他会见到黎眠的。

凭借着这样的自信,白黎坐上了飞向宇宙深处的飞船,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六年的帝星。

虽然从小生活在人们的呵护之下,但是白黎出门后还是能凭借自己那蒙骗世人的外表和一群五湖四海的人混开了。

这艘飞船一共经过十一颗星球,最后一颗星球就在曾经的M317附近。

一群男人聚集在一起,勾肩搭背抽着烟,说到什么有趣之处还会哈哈大笑。女人们则扯着裙子粗着嗓子大声谈天。

说着说着,有女人想到了白黎,动作无比自然的揽着白黎的脖子,将他拖就进来。

“小弟弟来评评理啊,她们非说联邦的肖总统容貌最出众,吊打其他人。你说说是不是!”

白黎愣了一下,自然而然道:“我见过比他还要好看的人。”

那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桌子一拍,“给钱给钱!我就说嘛!肖总统那种狐狸怎么会是最好看的。”

另一个女人不服,轻轻捏了一把白黎的脸,“臭弟弟,你给姐姐说说,还有谁能比肖玉明好看?”

白黎顿了一下,脑海里忍不住回忆起黎眠的模样,心虚的情绪促使他没能说出话来。

那穿花裙子的女人见他不说话了,又忍不住捏了一把白黎的脸,“乖乖,其实你要是再大点,说不定比肖玉明都帅,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姐等你长大。”

其他女人东倒西歪笑成一团。

那边的男人看不下去了,连忙将白黎捞了出来。

“和这群女人混在一起干什么,大老爷们就是要凑在一起喝酒!来,小兄弟我敬你一杯!”

白黎接过一杯酒,弯起眼睛甜甜笑了一下,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听着这群人谈论。

这群人来自各个星球,不同职业,但是经常出来,所以五湖四海的东西都能聊的来。

不过,聊着聊着,一个穿着背心的男人拎着包站起了来,同其他人招手,“到了到了,我们有缘再见。”

白黎顺着看过去,不知不觉都已经五站过去了。

等所有人和那男人告别后,这又七嘴八舌讨论起来去向。

他们从帝国帝星上了飞船,又从不同的星球下了飞船,碰到一起张口就能聊起天,即使互相并不认识。

最后,有人终于想起来一旁很久没说话的白黎。

“小兄弟准备从哪儿下飞船?”

白黎道:“终点。”

这群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了然。

这些年来,不断有人会去寻找消失的M317星球,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有人没放弃。

据说M317星是帝国那位上将买下来送给二皇子的礼物。M317也叫斯里兰卡星,寓意世界的尽头,情人的归属地。

十多年前,那场备受关注的浩大婚礼也变成了一个笑话。有人说见到上将出现在了教堂门口,从那以后,再没人见过二皇子与上将两人。

与此同时消失在人们视野里的还有M317星。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有人说上将与二皇子已经死在了黎温的阴谋中。可也有人坚信,他们只是同M317一起消失,生活在另一个美丽的地方。

他们的爱情也被传唱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白黎还为此吐槽过白思赫,得不到黎眠的心,居然让黎眠跟着别人私奔。两个冤家经常一言不合就能打在一起。

不过,吐槽归吐槽,白黎心里还是对黎眠与柯泽有些好奇的。他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黎温提起就黯然神伤,还能让白思赫念念不忘多年。就连帝国人民都会时不时把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二皇子挂在嘴边。

白黎的思绪已经飘远了。

他是被一阵尖锐的警报声唤回神的。

“滴——”

“警报!警报!飞船在行驶中遇到不明吸引力,正在偏航!警报!警报!”

“飞船在行驶中遇到不明吸引力……”

不会这么倒霉吧?!

白黎睁大了眼睛。

此时飞船已经晃了起来,身边一个男人连忙扯了他一把,焦急道:“别愣着!抓紧啊!”

白黎连忙点头。

他再怎么样都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因此还是不免的慌了。

他只是出来找父亲来了,可没想过第一次出门就中彩票!飞船出事的概率小之又小,十万分之一的几率怎么好不巧就落到他头上去了?

这个时候,白黎才知道后悔。早知道就老老实实呆在白思赫身边了。也不知道白思赫听说他出事,会不会难过。

虽然他老是和白思赫拌嘴,可毕竟在心里也是把这个人当父亲一样对待的。

…….

他的眼前炸开了一道白光,飞船行进的速度已经严重超标,不少乘客在从房间跑出来的路上摔的东倒西歪。

白黎感觉,这是他要完蛋的节奏。

他手心捏着一把汗,迅速拨了白思赫的终端,想给白思赫留一点遗言什么的。

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会天天和白思赫抢黎眠了,也不气白思赫了。早知道就溜进黎温房间里多看两眼他爸的照片了!

他就是世界上最惨的人,临死都没见过他爸一眼!

终端联通信号的滴滴声戛然而止,他胸前的项链突然闪烁起了幽蓝的光。一眨眼间周围那种压迫感突然消失,与此同时消失的还有人们惊慌失措的呼喊声。

他的眼前突然多出来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