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番外(2 / 2)

赤焰 南轻歌 3695 字 5个月前

戚箬以为下一秒他就会吻她,结果他真就只是抱着她,什么都不做,异常安静。

她抬起头看他,那邃冷暗幽的眼睛,分明是直勾勾的,一寸不离。

“我们先进去吧,我脚还麻着呢。”

她话说完,他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戚箬反射性地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她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一瞬间觉得安全感爆棚。

进门后,戚南津将戚箬放在沙发上,然后给她拿来拖鞋换上。

他的手捏了捏她的脚踝,问她还麻不麻,她摇摇头,说:“好多了。”

戚南津勾唇一笑,“其实我还打算明天去找她的,没想到你来了。”

“不都一样吗?只要我们两个人能见面就好。

她捧住他的脸,目光灼灼看着不错。

戚南津顿觉口干舌燥,他的这一颗心被她撩得,就像猫爪子在挠一样。

她要亲不亲的,真是磨人。

索性,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沙发上,扣紧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

两个人的视线交汇,空气中有暧昧蒸发。

戚箬静静等待着他的亲吻,然而他只是看着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气得哼一声,说:“你一点儿都不想我。”

戚南津不知道她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要不然你钻进我的大脑里看一看?”

“看什么?”

“里边装的都是你啊!不想都不行。”

“你现在怎么这么会说话了?”

“当男朋友了,肯定要进修一下的。”他亲昵地蹭着她的鼻尖,蛊惑出声:“孤男寡女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浪费了好时光?”

话落,他低头狠狠吻住她。

他的吻来势汹汹地压在了她的唇上,强势掠夺她的气息,不给她留有任何喘息的余地。

唇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戚箬渐渐觉得呼吸困难起来,脑袋胀胀的,有种心跳快到失去平衡的感觉,她的双手勾着他发梢修剪整洁的后颈,手指无意识地穿插在他又硬又短的黑发间。

一声娇到骨子里的浅喘溢出来。

这下差点要了戚南津的命。

他忍住放开她,目光灼灼而幽深。

“箬箬,你能感受到我对你的渴望吗?”

戚箬的脸红到不行,目光闪躲着,“这会不会太快了?”

戚南津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他有些好笑地解释:“我说的是一见你就想亲你的渴望,不是要你。”

尴了个尬。

戚箬的表情之中流露出窘迫。

戚南津失笑着将她按入怀里,低沉的声线绵长而醉人。

“那方面的渴望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要等你愿意才可以。”

戚箬咬住唇,心里想,她现在就愿意啊!

她不会告诉他,在梦里她已经想过无数次了。

她很好奇,那种事情可以有多么欢愉,让人失控。

戚南津收敛起玩味,而后回归到正经话题,问:“你回来,你爸妈知道吗?”

“我谁都没告诉。”

“那我等下送你回去。”

戚箬的脸瞬间垮下来,“我还想在你这儿睡的。”

“你爸妈还不知道我们俩交往的事情,你在我这儿睡算怎么回事?就算他们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心安。”

“那好吧。”戚箬无奈地点点头,像小狗似的嗅了嗅他的身上,皱眉问:“你喝了多少酒啊?”

“很多。”

戚箬听完,下意识开口说:“以后可别喝那么多了。”

说完,她有点儿后悔,怕他这位大男子主义者不喜欢被她管,谁知他特别痛快地勾唇道:“好,听你的。”

话落,他将脸埋入她的脖颈,两个人静静地相拥。

只是,同一个姿势保持久了多少有些不舒服,戚箬不一会儿就开始不老实,想将他推开。

她嘀咕道:“你压在我身上太重了。”

戚南津从她身上下来,改为双手抱住她,还是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酒精有后劲,他呢喃地说:“箬箬,我好像喝醉了………”

戚箬想转个身,怎知他就不愿意了,搂着她就是不肯让她动,非要面对面抱着,意外像个大型的树袋熊一样黏人。

如若不是闻到他身上尚未散去的酒气,她简直要怀疑他装醉。

几次尝试皆失败下来,最终还是放弃,戚箬乖乖窝在他胸口不动,这下他终于满意,下巴摩挲着她发顶,似乎都要沉沉睡去。

她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都醉得这么厉害了,还怎么送她回去?

小叔叔就是太正人君子了,她明天就要和爸爸妈妈亲口坦白,往后正大光明地与他谈恋爱。

戚南津闭着眼睛,忽然呓语一声:“箬箬,我好想你。”

她的心瞬间融化,蹭了蹭他的下巴,“我也是。”

“而且——我好喜欢你呀!”

戚南津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

他抓了抓头发,起身走向卧室,一推开门就看见香艳的画面。

戚箬身上穿着他的衬衫,露出两条光滑的腿,压在被子上面。

那腿在窗外金色阳光的照耀下好似闪着光一般,泛着光泽。

原来女朋友穿自己的衬衫是这么具有诱惑力。

戚南津的唇角微微勾起,感觉自己的心满得要溢出来。

他不由屏住呼吸,静静地朝她走近,俯身缓缓往下,本想偷吻一记,谁料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戚箬的目光还有些迷茫,眨巴着看他,轻轻喊了声“小叔叔”,大脑缓缓开机。

在反应过来眼下情况之后,她赶紧扯过来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你怎么未经允许进女孩子的闺房呢?”

她想的是她早上醒来连脸都没洗,头发还乱糟糟的,多破坏在他心中的形象啊!

戚南津给她整理一下头发,“你好像忘了,这是我的房间。”

“你………你快出去吧。”

她不由分说把他往外赶。

早餐后,戚南津送戚箬回家,在路上时,两人一致决定去跟戚箬的爸妈坦白,这种事情越拖时间长了越不好。

戚夫人看见戚箬回来,有点儿纳闷,问她这次怎么都没提前打电话和她说。

戚箬转了转眼珠,开口道:“妈,我………”

她还是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好,明明在脑海中已经想过千遍万遍了。

戚南津一脸正色地直接问:“嫂子,我哥在家吗?”

听他叫嫂子和哥,戚箬有些头大。

这实在太别扭了。

“他在楼上书房呢。”

“那我去叫他下来,我有事儿想告诉你们二人。”

戚南津让他们都进了客厅里,戚箬的爸妈都尤为不解,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交女朋友了。”戚南津说完这句,看向戚箬,“就是箬箬。”

坐在对面的两个人彻底傻眼,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我和箬箬彼此喜欢,还望你们能够成全,我们俩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段感情。”

“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多久了?”戚箬爸爸问。

“不久,刚一周。”戚南津认真回答,“我不想瞒着你们。”

戚箬附和地点头,还说:“我真的很喜欢他,没有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

戚夫人的表情复杂得难以形容,她给戚箬递了个眼色,示意她跟她上楼去。

戚南津在楼下,则和戚箬的爸爸聊天。

戚箬一上楼就被她妈痛骂了一顿,骂完后,她长吐出一口气,尤为疑惑地说:“你这丫头任性脾气差还好吃懒做,南津他各方面都很优秀,看上你什么了?”

???

戚箬的脑袋上冒出来问号。

我亲爱的妈妈,您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楼下,戚南津和戚箬的爸爸聊了很久,最终将未来岳父说服。

他拍了拍戚南津的肩膀,说:“如今的社会风气也开放了,你们俩又没血缘关系,只要过得好就行了,其他无所谓。”

戚南津听闻,眼中流露出感动,郑重说了一声“谢谢”。

戚箬下楼时,她妈妈还在旁边不停地碎碎念,她怕他们两个人是一时冲动,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又分手,不是白白丢人吗?

母女俩回到客厅,戚箬和戚南津交换了一下眼神,看到他眼底的笑意,戚箬顿时放下心来。

“你们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相信南津你的为人才没反对,不要让我失望。”戚夫人十分严肃地说。

戚南津重重点头,“放心吧,我会的。”

悬在两个人心头上的石头终于落地,戚箬发现比想象中要容易多了,所以很多事情你要不去做就不会知道结果如何。

从爸妈的别墅离开后,戚箬和戚南津去了海边,她说要给他看一样东西。

海边有一座山,被圈进来当了风景区,两个人去登山,爬到半山腰,戚箬拉着戚南津去了月老庙。

同样月老庙的是一座吊桥,上面有摇摇晃晃的姻缘锁,戚箬让戚南津去找有她名字的那把锁。

她很认真地一个个找,快到桥头的时候,被戚南津找到了。

看到带有他名字的锁和她的锁在一起,他的眼眶有些湿润,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做了这么多爱他的小事儿。

“这是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和我的同桌一起来玩,她说要绑她和她男朋友的锁,我就忍不住想试一试。”

“那她和她男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分手了。”

戚南津瞬间脸色一沉。

戚箬很好笑,连忙说:“我骗你的啦!他们两个人还在一起,已经决定毕业就结婚了。”

“真好。”

从不会为别人爱情感动的戚南津突然觉得眼眶发热。

因为世界上有爱情,一切也都因此而变得温柔了起来,无论是远处吹来的海风还是远处巍峨雄伟的青山,都那样令人喜欢。

两个人拿了锁进去月老庙里,很认真地上了一炷香。

戚箬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心中在默念她的心愿。

戚南津的脸上也是一片虔诚。

为了爱情,他们两个人愿意迷信这一次,只为能长长久久地在一起,永不分离。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下本《趁夜色吻你》,这两天就会开,继续约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