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番外(1 / 2)

赤焰 南轻歌 3695 字 3个月前

昨夜下过一场大雨,花园里的树枝被风吹得七零八落,树叶散落一地,碾进湿润的泥土里。

推开房门出来,戚南津才去花园里整理一下那些树木,这都是老爷子最爱惜的,看到树枝断了这么多,必然会很心疼。

他正忙活着,身后忽然响起带有笑意的沧桑声音:“你不用管了,我比你起得早,都看过了,树枝断了纵然可惜,但不经历风雨,它们怎么能更有韧劲。”

戚南津回过头,见老爷子已经起来了,他总是喜欢借题发挥,说些鸡汤散文。

他微微颔首,喊了声“爸”,随即被问:“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到家时已经十二点多了。”

“什么事儿忙到这么晚才回来?”

戚南津没有先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反问:“爸,您最近身体情况如何?心脏没有不舒服吧?”

听闻,老爷子眯起眸,低喝出声:“你是不是在外面给我惹祸了?”

听这声音中气十足的,非常浑厚,看来是不错。

“我有件事想跟您说。”

戚南津过去扶住他的胳膊,“要不咱们去餐厅,边吃边说?”

老爷子哼了一声,心里想,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事儿让你给我提这么多遍醒。

两个人进到餐厅,佣人把早餐摆上来,戚南津看到煎蛋,故意夹起来说:“记得箬箬小时候最爱吃这个了。”

“我明白了,是箬箬闯祸了对不对?你过去帮她处理的?”

老爷子还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戚南津咬了一口煎蛋,“她交男朋友了。”

“男朋友?”老爷子愣了下,然后说:“箬箬二十多了,马上就要大学毕业,谈恋爱也经常,只要那男生上进努力就行。”

“不是男生。”

戚南津这话,差点没让老爷子当场昏迷,“你………你说什么?她男朋友是女生吗?那她不是同性恋吗?”

戚南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表达得有歧义,连忙说:“不,我的意思是说她男朋友不是男生了,比她大好几岁。”

“大几岁?”

“大概就像我大箬箬这么多………”戚南津越说越没有底气了。

老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确实有点儿太老了。”

戚南津感觉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

“箬箬怎么会找那么老的男朋友?不会是她们学校的老师吧?”

“不是,她男朋友还挺老实可靠的。”

“你都见过了?”

“………嗯。”

“有照片吗?给我看看。”

“您不用看照片我。”

“嗯?”

“她男朋友是我。”

在老爷子疑惑的目光中,戚南津缓缓说出这句。

老爷子的表情瞬间如遭雷击,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

戚南津看到他像要喘不过气,吓得赶紧坐过去,拿出速效救心丸,“爸,要不然您先吃一颗,我送您去医院?”

老爷子甩开他的手,“你给我滚远远的。”

戚南津猜到他会无法接受,他沉默地坐回远处,说:“我是真的喜欢箬箬,想照顾她一辈子。”

“闭嘴,别说了。”

老爷子头疼地扶额,嘴里还在念叨:“那个老男人怎么会是你呢?”

“是我不好吗?爸,我的人品您是看在眼里的………”

“呵,都该改口叫我爷爷了。”老爷子冷笑一声,“我这是引狼入室啊!”

话落,他径直起身离开了餐厅,连早餐都不吃了。

戚南津看着他的背影,头疼地拧眉。

让他老人家自己先消化消化吧,也不能太激进了。

上楼回到房间,戚箬已经醒了,给他回了早安。

才刚分开不到一天,他就特别想她,忍不住拨过去视频聊天。

当压抑的感情一旦释放,就如同泄洪,一发不可收拾。

戚箬接通电话,打了个哈欠,上来先关心地问他,“你跟爷爷说了吗?”

“说了。”

“那他什么反应?同意吗?”

“你觉得呢?”

“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同意的。”戚箬叹一声气,“那该怎么办啊?只要爷爷祝福我们,其他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别急,他刚知道,肯定需要时间消化的。”

“要不然我回去跟爷爷说说吧?他那么疼我,肯定舍不得凶我的。”

“这种事情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出面吗?”

“这种时候就别大男子主义了好不好?”戚箬轻嗤了声,“不是我瞧不起小叔叔你,在点子多这方面,你真的比不上我。”

“谁说的?”戚南津的斗志被激发出来,“等着,三天之内我一定让你爷爷同意。”

戚箬在那边强忍住笑,她真的是太了解小叔叔了,果然他这人经不起激。

对戚箬信誓旦旦立下承诺,戚南津的退路已经没有了,他必须要斗志昂扬起来。

上午,他去了公司一趟,午餐时间又回了家一趟,老爷子正在餐厅吃饭,一看他进来立刻放下了筷子,显然是不想吃了。

戚南津坐到他旁边的位子上,声音颤抖着喊了声“爸”。

老爷子眉梢轻扬,心想这怎么要哭了呢?

“其实我跟箬箬在一起前,内心也经历了比较大的波折,我十分挣扎,认为自己配不上她,箬箬是千金小姐,从小受尽娇宠,每个人都把她捧在手心里,而我跟她比起来就像条野狗,父母过世后,先被送到舅舅家,他们也不愿意收留我,要让我去福利院,还好有爸你的出现,才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一直在想,像我这种卑劣的人生是不是就该一个人孤独终老呢?我哪怕有喜欢的人也不该去拖累人家,更何况是箬箬这种名门出身的女孩,我和她完全不是一样的成长轨迹,我们俩能够好好的在一起吗?”

戚南津说着低下头,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爸,我错了,我不该因为自己的私心就作出这样冲动的决定,我知道我配不上箬箬,可能也给不了她幸福…………”

“谁说的?你这是说得什么屁话?”老爷子受不了地打断戚南津的话,“你哪里配不上她?你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了?别给我提以前!”

“可骨子里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就算我现在什么都有,那也是您给我的。”

“你要没有那个实力,我给你能接得住吗?”

老爷子夹了块鸡肉狠狠嚼了嚼,“一个大男人还在我这儿演苦肉计,不嫌丢人。”

“没有,我说得都是真心话。”

“行了,闭嘴吧。”老爷子受不了地皱眉,“好好的菜都被你搞得没味了。”

“那您想吃什么有味的,我亲自去给您炒,我记得您最爱吃我做的红烧茄子了是吧?”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你小子还会炒菜。”老爷子的眼底掠过一抹幽深,“你………”

他转下眼珠,“对箬箬是真心的?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心思?”

“当然是真心的,只不过您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真回答不上来,我只知道很久以前我就想对她好一辈子了。”

“不会是她上初中的时候吧?”

“怎么可能,最迟也是上高中。”戚南津赶紧反驳,怕老爷子把他当成变态。

老爷子垂眸看着桌面,“你们俩一个是我认养的儿子,一个是我的亲孙女,如果被外人知道,一定少不了风言风语,我相信你无所谓,但箬箬不行,她肯定会很崩溃。”

“我明白,这些后果我全都认真想过了。”

戚南津的目光坚定,看得老爷子有些震撼。

“罢了罢了,我年纪大了,你们年轻人的感情我也不懂,你毕竟是我看中的人,把箬箬交给你比交给外人要放心,既然你们俩两情相悦,我也不能棒打鸳鸯不是?”

老爷子妥协得比戚南津想象得要快,但随即他话锋一转道:“不过箬箬的爸爸妈妈那儿,我不会帮你说情,你自己去跟他们说。”

“好。”戚南津郑重地答应下来。

“吃饭吧。”老爷子拿起筷子,想到什么,“晚上回来给我做红烧茄子吃。”

“好的,一定。”戚南津的脸上都是轻松的笑意。

“还有,箬箬她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没做过家务,也不会炒菜,你既然选择了她,就代表你接受这一切,以后不准嫌弃她。”

“我疼她还来不及。”

“嗯。”老爷子点点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回房间,戚南津告诉了戚箬这个好消息,听到老爷爷不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戚箬在宿舍里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有爷爷的支持,她的心里就有底气了,等于成功了一半。

【你爸爸妈妈那边我什么时候去和他们说?今晚吗?】

【等周末吧,我可不想每天上课累得要死,还要被我妈说教。】

【你爸妈都很欣赏我,他们更不可能反对的。】

【哟,你对你自己未免太有信心了啊!】

【当你的男朋友,能没有自信吗?】

以前和戚箬聊天的时候,戚南津都还要顾忌长辈的威严,不敢和她放肆乱聊,如今感觉轻松多了。

周五晚上,戚箬坐高铁回去津城,她故意没有提前告诉戚南津,想给他一个惊喜。

戚南津平常都是住在他公司附近的公寓,她打车来到他的小区,下车后给他打了消息,问他在干嘛。

戚南津回复过来的时候,戚箬正好要敲门,看见他给她拍了一张酒桌的照片,她默默垂下手。

好吧,这么晚了还在应酬,她以为他肯定在家的。

门口有换鞋凳,戚箬默默坐在上面等他,楼道里的风吹在身上很冷,她无助环抱住了双臂。

戚南津和她一直在保持聊天,他心中越发得想她,想快点到家和她视频,结果从电梯出来就看见自家门口窝着个娇小的身影,看起来像被抛弃了的小猫似的。

他又惊又喜,在他想她的时候,她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

听见声音,戚箬下意识抬眸。

刚才低头窝在那儿,她都快睡着了。

戚南津穿着黑色西装,洁白的衬衫里,露出了若隐若现的锁骨。

灯光洒落,妖孽又性感。

他大概是喝得多了,脸色有点儿泛红。

“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戚箬下意识起身要朝他走去,结果脚麻了,差点跌倒,还好他扶住了她。

她顺势倒进他的怀里,正要挣扎,头顶忽然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别动。”

即便喝醉,他幽深的目光看着也像清醒一般,平常会护着她的手臂,在此刻没了节制不断加力,似要将她揉进怀里,“我抱抱。”

戚箬下意识顿住。

两人离得咫尺之近,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混合着她的,于黑夜里异常明显,却又交融和谐的过分。

“我好想你。”

他呢喃地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