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番外(1 / 2)

赤焰 南轻歌 2761 字 5个月前

夏栀赶来医院,推开病房的门看见戚箬的小叔叔正背对着她站在窗台前,而戚箬则躺在病床上,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样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她小叔叔在这儿,怎么还让她过来?

夏栀感觉到气氛不太寻常。

戚南津听见敲门声转过身,“既然你过来了,那就麻烦你照顾下箬箬了。”

“没事儿,应该的。”夏栀笑笑,“我生病的时候她也会照顾我。”

戚南津沉默地看向戚箬,“那我走了?”

“嗯。”她闷闷地从喉咙里溢出一个字。

戚南津走到门口,又客气地对夏栀说了句:“麻烦你了,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

夏栀送他出去,戚南津欲言又止地开口:“箬箬心情不太好,你帮忙劝劝她。”

他猜戚箬喜欢他这件事,夏栀可能早就知道,她站在女生的角度劝她最有效。

夏栀回到病房,看见戚箬还躺在那儿,她给她把病床升起来,往她的身后塞了个枕头,“发生什么事儿了,说说吧。”

“你那么聪明,猜不到吗?”

“你跟他告白了?”

“嗯,被拒绝了。”戚箬耸耸肩表示无奈,“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他怎么说的?”

“就说我们是名义上的叔侄关系,太有悖常理了。”

“他说的这问题的确存在啊!你想想看,他可是你的长辈,如果贸然和你在一起,这显得多冲动,你家里人,你爸妈会怎么看他?你还想让他在这个家里待下去吗?所以他冷静处理是对的,反而说明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那他还有可能跟我在一起吗?我怕他以后会躲着我,不想理我了。”

“他除了和你说那些以外,有明确拒绝你的意思吗?”

戚箬当时情绪那么激动,哪里有好好注意呢?仔细回想一下,好像并没有。

她摇了摇头,说:“他没说不可能喜欢我这种话,应该就是没有吧。”

“别难过啦,也许他是觉得太突然,一时间接受不了呢?”安慰地拍拍戚箬的肩,夏栀鼓励她,“反正他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以后你就可以无所顾忌地表达爱了,铆足劲去追呗。”

“你真厉害。”戚箬佩服得对她竖起大拇指,“本来我心里难过得不行了,被你开导一番,感觉立刻拨云见雾了。”

“本来就没多大的事儿,他不过就是把横在你们俩之间的问题跟你讲明白,又没彻底和明确地拒绝你,怕什么呢?”

“也是哦。”戚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我太笨了。”

“你是恋爱白痴………”

夏栀刚想说,被她一记眼神给瞪回去,“说错了,是白纸。”

“这还差不多。”

翌日早上,戚箬收拾收拾从医院离开,戚南津又给她发来消息,问她吃早饭没有。

看到他还和以前一样,戚箬松了口气,她最怕的就是他不理她,目前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对她来说就值得庆幸。

回到宿舍后,戚箬才给戚南津回了消息,说她已经在学校了,又问他回津城没有。

她以为他昨天肯定和高非一块回去了,谁知道并没有,他还留在首都的。

【不是让你多打两天针?肠胃炎不治好,炎症很容易反复的知不知道?】

他很生气,为她如此不爱护自己的身体。

戚箬啃着手指头,看他发来的消息,还有些小小的窃喜。

他是因为关心她才会这样的吧?

【本来打算今天带你去做个全面检查的,既然你回学校了,那就以后再说。】

【别啊,就今天吧。】她还想见到他呢。

【你不上课?】

【下午没课。】

【那我下午去找你。】

戚箬看到这条回复,心里莫名紧张起来。

以前见他除了很兴奋,都没这样过,眼下感觉特别特别正式。

小叔叔冷静了一夜,也不知道考虑得怎么样了,会不会又要坚定拒绝她呢?

爱情这场游戏,果真是谁先开始谁就输了。

每一天都是她为他辗转反侧睡不着,他根本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有多磨人。

下午两点,戚南津开车来到青大校门口,戚箬特地好好打扮了一下才来见他。

明明只是隔了一夜,却又感觉很久没见了一样。

她上车,故作轻松地开口问旁边的人,“小叔叔,想我没有?”

戚南津看一眼她,纵然是直男,也看出来她精心化了妆。

他的心底一时间有种复杂的感觉涌上来。

“跟以前一样就行,不用刻意打扮。”

“…………”听见这话,戚箬瞬间尴尬得脚趾扣地。

这种事情就算看出来,也不要搬到台面上来说啊!他怎么一点儿都不懂女孩的心思?

来到医院,戚南津去挂号,预约了无痛胃镜的检查。

戚箬只惦记自己能见到他这事儿,却忘了肠胃科的检查就是做胃镜这事儿,拿到预约单的那刻,整个人都麻了。

“没事儿,不痛的。”

戚南津以为她害怕,安慰地拍拍她的后背,“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见自己喜欢的人一面,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欲哭无泪地走进胃镜室,戚箬整个人都带着视死如归的感觉,戚南津在外等着,心里也很忐忑。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他接通,是戚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喂,爸。”

“你今天怎么没来公司,还留在首都做什么?”

“有点儿事情要处理。”

“不是箬箬有什么事儿吧?”

怕老人家担心,戚南津自然不会告诉他,“箬箬没事的,是我自己的私事。”

“那就好,我今晚本来还想约沈家人一块吃个饭的,你和沈嘉琳不是聊得挺好的吗?”

“我和她最近几天都没联系过了,我以为这样是默认结束了解的意思。”

“不应该啊!媒人说沈家小姐对你挺满意的,有想进一步了解的打算,既然这样,我想那不如就安排两家人吃顿饭吧。”

“爸,我…………”戚南津拧了拧疲惫的眉心,昨晚他几乎一整夜都没睡,“我和沈嘉琳没可能,我已经心有所属了,这事儿等我回去再和您说。”

“这么快就心有所属了?你留在首都不会是………”

“嗯。”戚南津望了一眼胃镜室的方向,感觉很头疼。

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他真怕回家和他说了这事儿他会受刺激。

戚箬进去了一个小时才出来,因为麻醉的关系,整个人还晕晕乎乎的,戚南津连忙走过去,搀扶住她。

戚箬趁机往他怀里一靠,故意装出很虚弱的样子,喃喃地喊了一声“小叔叔”。

她的身体那么柔软,戚南津的脸上瞬间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先别说话,休息会儿。”

戚南津带她去到休息椅上坐下,“是不疼吧?”

“不疼,就是很恶心,想吐。”

戚箬在他胸前蹭了蹭,她自己都觉得得寸进尺了,但小叔叔居然没推开她。

转了转眼珠,戚箬有点儿猜不透他的心思,是因为她现在身体虚弱,他才顺着她的吗?还是说过了一夜,他想通了?

此刻气氛温馨,戚箬也不敢问他,唯恐破坏掉了。

靠在他的怀里好一会儿,要不是护士过来说什么,戚箬还不打算起来。

检查单已经出来了,戚南津去拿结果,戚箬坐着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