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番外(1 / 2)

和国木田结婚后 离机 1835 字 3个月前

“那么, 他就拜托你了哦,心。”

“喂等等,凭什么?我一个人平常就要面对几百个青春叛逆期的小兔崽子, 你现在又给我送过来一个需要特别教育的问题儿童,林太郎你别跑, 给钱!!”

“……”

“别以为我不知道, 堂堂港口Mafiaboss居然有15岁私生子不说,对萝莉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情让萝莉跑了之后只能抱着自己的异能聊以慰藉, 屑啊你!”

“不对不对, 按照年龄的话太宰出生我只有18……”

“呵呵, 18岁完全是有能力了的好么!港口Mafiaboss送孩子来国语老师手下补课居然想白嫖不给钱,林太郎啊林太郎,你还是人么你, 啊??”

听着隔壁房间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特别亲近的吵架声,坐在一边眼睛上绑着绷带的少年莫名透出了一丝笑意,很快又被他遮掩起来。门很快被打开了, 气呼呼的灰头发女老师重新坐了下来,和他平视着似乎惊愕了一瞬, 然后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

“所以, 太宰,治?”

“是我。”

“我是秋叶心, 你可以称呼我为秋叶老师。”

“好的,心老师。”

秋叶心愣了愣,看着对方明明是在微笑、却不见任何笑意的眼睛似乎有些头疼,随即又笑了起来:“还真是个问题儿童中的问题儿童呢。”

“哦呀, 我已经不是儿童了哦。”

“得了吧,没满十六岁去医院也是要挂儿科的。”

“……”

这个女老师, 是个很奇怪的人。

奇怪在很多地方,和森鸥外相熟就很奇怪,而且她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份,每一次来到港口Mafia大楼上课的时候都是悠然自在,根本就没有自己身处黑手党基地的自觉。

她并不介意自己的想法,唯独会制止他的自毁。

“其实我并不觉得你想要自杀是什么软弱的事情,或者说,没有什么事情是要比自杀更加鼓起勇气的事情了。”

“哦呀,为什么?”

“不仅要和整个世界作出诀别,还要自己承受痛苦,这可不是什么没有勇气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

在你的眼里,我很有勇气?

“当然了,如果说要自杀的话,我个人建议你要清爽朝气一点。”

那双深灰色的眼眸里有着勃勃生机,满含着笑意看着他。她的表情并不像是在看一个孩子,平等而又安宁,甚至于还带着些许赞赏的态度:“自杀给人的感觉是逃避,没人会喜欢在死后给人以‘这个人是逃避事实才做出了这个选择’。”

他略微瞪大了眼睛,仿佛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新奇:“那为什么要清爽朝气一点?”

“没有人能够指责一个拼尽全力的人,而且日本这个扭曲的国家,如果死于樱花飘落的河中,都会送投水的人一句‘真美’,而不是‘好可惜,他让这条河变成了凶杀案发现场’。”

“……”

“治,所以你想死的话,一定要死的好看一点。”

这还真是一个,好难达成的条件。

寻找死亡的方式很难,不能太痛,不能太难看,要清爽,要朝气,还要有美感——

虽然还是很想自杀,但是在想到要达成这么多条件,太宰治又觉得有些烦躁。

说到底,他为什么要信心老师的那些话呢?是因为她诉说这些的态度太过于平和,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不知不觉地让他接受了这些,还是说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有意提出了这么多难以同时达成的条件?

或者说,她早就想到了一个这样美丽的死法?

的确,她的死很美丽,整个人化为了美丽的光,无数的字眼从她身后飘出落入书本,她微微合上双眼,脸上的笑容仿佛是解脱,又像是有些不舍。

“只不过,有些对不起那孩子啊。”

她看着自己笑着,太宰治也知道她在说谁。

秋叶樱。

太宰治觉得自己对那个孩子感官一般,他偶尔也有去见过那个活泼到让人觉得是不是有点过头的小姑娘。但是在见到她的时候,太宰治只有一个想法。

她和她的竹马两个人如果说能够进入港口Mafia的话,简直就是完美的搭档。

一个杀人放火一个清扫现场,保证能让监察厅那些人把各种事故当成是灵异事件。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很敏锐地总能扫过他在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躲得快,怕是早就被发现了。

“比吕士!我和你说绝对有人在跟踪我!”

“……”

戴着眼镜的小少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狐疑地看了眼街上后拿出了手机:“那还是给秋叶阿姨打个电话吧?而且你不是最近在练空手道么?”

“虽然我现在比你高了十厘米,但是我怎么可能打得过成年人啊。”

紫发的小男孩明显头上出现了个十字,咬牙切齿地打开了手机:“不许和我提身高这件事。”

“十厘米十厘米,比吕士,我比你高了有几厘米啊?”

“闭嘴,你这个天天钓鲈鱼的家伙!”

真是,吵架都这么小孩子。

太宰治突然笑了起来,回头看着天空第一次明白了秋叶心和自己说的勇气。

和这么美丽的世界诀别,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情。

“太宰,太宰,你看我带出来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