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完结(1 / 2)

“小文, 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疲惫?是因为紧张的吗?”在复赛的现场,乔治看着一脸疲惫的叶子文担心的问道:“虽然这个比赛很重要,不过你也没必要这么紧张, 如果你输了就当我们之前没有签订过赌约好了。”

叶子文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不紧张,我只是没睡够。哈欠~”

“没睡够不就是因为紧张导致的吗?”乔治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因为林行的原因,觉得一定要得个奖,所以压力更大了?”

“没睡够不是紧张。”正说着,台上已经有选手开始表演了, 一开场拉的就是林行的作曲, 看的叶子文有点牙痒痒:“是为了决赛在做准备。”

“啊?你现在还在复赛的呢。复赛完了以后,才能到决赛……”乔治懵了, 没想到叶子文这么自信:“复赛几乎要刷掉四分之三的人呢。”

“嗯,但我一定会进决赛的。”叶子文又打了个哈欠, 然后摇了摇头:“这个人是不是没听过林行自弹这首曲?神韵完全没有。”

“他的水平是一般,不过后面的很多人就开心了。因为对比之下, 就显得他们会好很多。”乔治跟着说了一句:“林行这首歌表面看起来难度适中, 但实际上很难的。”

这次叶子文没再接话, 而是闭目养神起来。

在等候区,正在打瞌睡的林行被几个国外的粉丝包围了。他们把林行叫做少年天才, 很激动的想跟他合照,甚至想拉一台钢琴过来, 让林行现场演奏一下。就在林行被缠的没办法时,叶子文出来了。

“过了?”林行挑了挑眉。

“过了。”叶子文叹了口气,心情似乎并不太好。

“那赶快回去吧,还有的忙呢。”林行又打了个瞌睡, 然后两人没再多说, 推开众人回了酒店。

今天吞金兽没跟着, 为什么呢?因为这小家伙时差还是没倒过来,昨天晚上跟林行和叶子文一起到凌晨五点还没睡,吃了早饭以后才呼呼去睡觉觉了。

“哈欠~”回去的车上,叶子文还在一直打哈欠。

“今天拉我那首曲的人如何?”林行也犯困,所以赶快转移了注意力。

“没有一个通过了。”叶子文回了一句:“我觉得评委们可能对你有点意见,其中有一个人我觉得拉的还行,但也没进入复赛。”

“呵,这就是□□裸的嫉妒。”林行冷笑一声:“他们总觉得现代音乐造诣最高的,都在他们国家。实际上呢,我们会唱歌的时候,他们国家根本就不存在。”

“不过那几个人如果实力真的很强悍,就算他们再嫉妒你,也不会敢不让他们进入决赛。不过是刚好卡在能进和不能进之间,就遭殃了。”叶子文说到这,顿了一下:“其实如果你去当评委,他们或许还有机会。”

“呵,那就错了。”林行挑眉:“这种没可能的事,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准备决赛。我可不想输给乔治那个小屁孩!”

“你放心吧。”叶子文给了林行肯定的答复。他们回到酒店以后,各自休息了两个小时,就又继续开始准备决赛的曲目。

林行没想到叶子文准备的决赛曲目会是自己的自作曲,更没想到这次有那么多参赛选手选择拉他的这首自作曲,所以临时给叶子文改曲子,还要让他练熟,真是时间非常紧迫。

可偏偏林行和叶子文又是很较真的人,尤其是在音乐上,一定要做的非常完美,这就导致两个人睡眠不足,疯狂熬夜。

好在,决赛前的最后一天,叶子文的决赛曲目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经过一整夜的休整后,叶子文上了决赛的舞台。

“叶子文!你……你竟然决赛也拉林行的自作曲?难道你没看到复赛的时候,那些人都被淘汰了吗?评委们对林行很有意见的。”因为叶子文当时报的决赛曲目就是林行的自作曲,这个是不能更改的,改的只是新的编曲。

“我知道。”叶子文耸了耸肩:“所以我改了编曲。”

“啊?”乔治愣了一下,正好演出顺序到了叶子文,叶子文拿着小提琴上台了。

“小文哥哥最棒啦~”今天因为是决赛,所以每个选手都有几张亲属票,可以坐在观众席观赛的。吞金兽在台下激动的摇着小手手,几乎要从座椅上跳起来啦,头顶扎的两个小花苞也一摇一摇的。身上还穿着一件红色的小旗袍,裹着自己肉嘟嘟的身体,这次有点像动漫里的东方娃娃了。周围好几个人都拿出手机拍吞金,还想跟她合照,还好这次林行带的人多,直接挡回去了。

叶子文冲着台下一笑,然后起手,就奏起了动人的音乐。台下的评委们本来看到了叶子文报得曲目是林行的自作曲,都是心中冷笑。

在这些外国评委看来,林行是个东方人,年纪还这么小,不过是借着史密斯先生,创作了一首名曲,竟然就被捧成了世界级的天才,真是可笑。尤其是这次竟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这么多人奏这首曲,让他们更加气愤。毕竟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连评委的人都认不全呢,更别说知道他们的音乐了。

谁知道叶子文刚奏了一小节,台下的评委就变了表情。这……竟然跟之前的曲子是同一首吗?仔细听听是的,可风格却又完全不同,似乎是另一首一样!

林行弹奏的自作曲,能让人听到的是一个孩童到少年的成长故事,还有对未来的无线期望。但叶子文拉奏的更像是对黑暗命运的不低头,是少年人不服输的倔强。

终于,最后一个音落下,整曲结束,台下众评委如同钉在了椅子上的木偶,一时间竟没人说话。

“咳……”最后还是一个年长的评委反应了过来,在翻译的帮助下跟叶子文进行了沟通:“这首曲子的改编,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竟然比原曲还好!”

“没错没错!就是比原曲好多了。”立刻又有人接话:“原曲不过是正好遇到了一段好的旋律,可这个改编却完全改出了神韵!”

“对,如果说原曲就是小孩子写来玩玩的,这样的改变就是神作!”

台下的评委你一言,我一语的把这首改变后的曲子夸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顺便把原作者林行贬低成只是运气好的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叶子文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是比赛有规定在结束之前,选手不能回答评委任何问题,否则就有涉险买通评委和卖惨的可能。

于是叶子文鞠了一躬,拿着小提琴下了舞台,然后去后台等待。

之后又有几个人进行了表演,包括乔治在内。

“叶子文,这个曲子的改编是……是林行帮你完成的?”乔治两眼放光。

“没错。”叶子文点点头。

乔治深吸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感慨了一会儿后,突然一笑:“我真想知道,那些评委发现这首曲的改编者也是林行时,会是个什么表情。”

“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叶子文也轻挑了一下唇角。

“看你似乎对这次比赛信心满满?”乔治又问道。

“这次没有什么强劲的对手。”叶子文毫不谦虚,弄得乔治竟然无法反驳。

终于,公布结果的时间到了。比赛规则还算公平,一共有七个评委,去掉最高分和最低分,算总分并以此排序。于是,叶子文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叶子文虽然带笑,但是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同样还有乔治。乔治听完叶子文的那首曲子以后,就明白他赢定了!

“这次缪斯大赛的第一名,竟然是所有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小的,来自华国的叶子文!”主持人在台上用三种语言慷慨激昂的说道:“让我们有请他上台!”

随着观众们的欢呼,叶子文走上了台。

“我一直很想知道,这首曲子的改编者到底是谁?”评委立刻问出了自己的疑虑:“是哪位音乐大家?”

“确实是大家。”叶子文拿过话筒,微微一笑:“改编者就是原曲的作曲家——林行!”

台下立刻哗然,接着一个摄影师在观众席找到了林行,立刻把摄像头对准了他。林行面无表情,淡定的坐着,他怀里抱着的胖妹妹则开心的挥着小手手:“小文哥哥最棒啦~”

“快点搞完,咱们就可以回家家啦!”

“欣欣想撸串,想吃火锅,想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啦。”

林行看着镜头一直对着他,他只好抬起手,象征性的挥了挥给大家打个招呼。

“啊!林行!”

“快看是林行啊,是那个天才!”

“他的自作曲太好听了,没想到改编曲一样是神作!”

台下的观众,还有看到这一切的参赛选手都激动的嘀咕的不停。衬托着那几位评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没有说?”有一个评委忍不住,责怪的问叶子文。

“有规定不让说。更何况,我说了这首曲子的改编人是林行,难道我就没资格当第一了吗?你们要把种族歧视和年龄歧视,一起加注于音乐中吗?”叶子文年纪虽小,但是嘴上可不饶人,两句话把在场的所有评委说的面红耳赤。

“评委们还有什么问题吗?”叶子文又问了一句:“没有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颁奖了?我们还买了晚上八点的飞机,一会儿还要赶去机场。”

“那……颁奖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赶快顺着台阶下,然后为叶子文颁发了冠军的奖状与奖金。

林行坐在台下,看着叶子文把那几个瞧不起人的评委怼的面红耳赤,瞬间通体舒泰。而且这件事对林行的影响并不止于此,他的名声又一次响彻了音乐圈,这下子再没人敢说他只是运气好了。

“撸串,火锅,炸串串,欣欣该先去吃哪一个?”下了飞机以后,吞金兽窝在林行的怀里,困得不停打瞌睡,还不忘盘算着下午吃什么。

“想吃什么吃什么,你先睡一觉,醒来以后哥哥带你去。”林行拍了拍吞金兽的后背,吞金兽打了个奶奶的哈欠,趴在哥哥怀里就睡着了。

等吞金兽睡着以后,林行把她递给了王姨,然后带着叶子文去了另一个地方。

“我找到了当初肇事的学生,只能说……你姥爷当年彻查的不够仔细。”林行叹了口气:“跟我去一趟警局吧。”

叶子文顿了一下,手紧紧的攥起,但是脸上还没有表情。

到了警局以后,叶子文见到了当初肇事的学生。那个学生已经不是之前瘦弱可怜的样子,而是油光满面,肥头大耳。他看到叶子文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害怕的一瑟缩。

“跟他说说当年是怎么回事?”林行抬了一下下巴。

那人颤抖了几下,慢慢的将当初的事情倒的一干二净。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叶子文的亲生父亲康华藏买通了肇事学生,故意剐蹭了叶子文的姥爷。本来康华藏是想让学生杀人的,但是学生不敢,只是将其带倒。

但康华藏可是为了谋杀而做的准备,所以叶子文的姥爷才什么都没有查到。

“不过,你姥爷去世的原因,我觉得还有蹊跷。所以我让人去查了当年的医院,最后发现一份藏起来的尸检报告,你姥爷……是因为长期摄入微量病毒,才……”林行话还没说完,就见叶子文身体一软晕了过去。

“快送医院!”林行不敢耽误,赶快把叶子文送去了医院,叶子文刚到医院就开始发低烧,糊里糊涂的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他应该是在消耗大量体力,且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受了严重的刺激,所以身体有了应激反应。”医生给叶子文检查过身体后,皱了皱眉头:“他这么点年纪的孩子,不能这么劳累的。”

林行自责的抿了抿唇,他怎么又忘了,叶子文还是个小孩子!竟然拉着他一起熬夜,盯着他比赛,还立刻把他姥爷的死因说了个清楚。

“医生,你一定要治好他。”林行皱紧了眉头。

“林少你放心,那是肯定的。”医生让林行不要担心。

林行想了想,给王姨打了个电话,让王姨下午等妹妹睡醒以后,把她抱来一趟。林行知道,叶子文很喜欢欣欣,看到欣欣心情就会好很多吧。而他自己,则更加迅速的去处理叶子文家那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