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1 / 2)

二代女团男团和一代女团男团有很多的差别, 二代女团男团对唱跳的喜爱远超一代女团男团,他们可以为了唱跳放弃其他的。

他们放弃出演电视剧和电影的机会,一门心思地扑在唱跳上, 虽然天赋和灵性不及一代女团男团,可他们的专注力完全可以弥补这一点。

两年的时间,他们达到了一代女团男团的实力。而他们依然不松懈,凭借这份喜爱和专注,他们将走的更远。

看到二代女团男团的专攻一个方向的劲头, 星梦所有人知道了月月舍弃那些更优秀的歌手而选择他们的原因。

“他们走专一路线。”白岛岛看着自己剧本上的大量人物, “所以,谁来出演我的电视剧?”

朱钧伊看见白岛岛的剧本就头疼, 剧本人物太多了,每个角色都重要, 每个角色又都不太重要,“这部电视剧当初给的定位是小制作, 你把人物浓缩一下。人多是矛盾多面的, 哪有这么单一的人。”

“性格单一才能把感情渲染到位, 不能去掉!我这是非现实极致浪漫风。我拍的电视剧不是偶像剧,我拍的是艺术。我的剧本不能动。”

“你写了四年的剧本说改就改, 你只写了二十天的剧本就不能动了?”

“时间不能代表好坏。拖了四年的剧本是卡着了,每次写都是憋出来的, 断断续续,当然能改动。这个剧本是一气呵成的,流畅丝滑。为了写这个剧本,我这二十天都闷在房间里, 一天三顿饭都是拜托十五给我送到门口的。”

“行行行, 你这个剧本得来不易。你说你想怎样?”

白岛岛挤出来一个谄媚的笑, 站起来给朱钧伊倒上乌龙茶,“朱姐,我听说你有不少朋友……”

朱钧伊知道白岛岛打的什么主意了。

她在娱乐圈待的时间久了,自然又不少的影视圈朋友,请他们过来倒是没有问题,他们盼不得马上过来。她就怕他们过来后相中星梦的气氛,来这里养老。

他们来星梦对星梦来说没有多大事儿,星梦地方足够大,西南角的一大片地还空着,前些年盖小城堡时顺便盖的三栋四层小楼还空着,再来三百号人都装的下。

以前不招人过来是考虑到了月月,现在月月在创作室、厨房、花房、小树林、幼儿园、宿舍围成的圈里活动,活动非常规律,其他人找月月玩时在这个圈里跑一圈就能找到。

星梦再多来点人也不错,一代女团男团忙起来时几个月都不回星梦,二代女团男团也练出来,需要出去活动了。星梦有些冷清了,多点人更热闹。

只是,她要是把人给请过来而这些人又舍不得离开星梦了,知意又要说她挖墙角了。

白岛岛也知道星梦是貔貅,人进来了就不想出去了,给朱姐加油道:“只要脸皮厚,世上无难事。”

朱钧伊还没有答应,白岛岛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名单。

“看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谈话。”朱钧伊接过名单,继续道,“你写剧本前就盯上了这些老戏骨了吧。”

白岛岛讨好地笑一笑,真相就是如此。她为了学会用镜头叙事,看完了所有她能找到的电影,别管经典的还是糟糕的,只要有可取之处,她都熬夜看了,有时候快进有时候反复看,她被这些老演员的演技折服了。

月月和睨睨坐在大树上,悠悠的摇晃着小腿,安静地看白岛岛拍戏。

江仲尧推着小车过来,车上摆了一大锅的大锅菜和一笼的黄面馒头过来。

老演员的年龄大了,吃饭不得不讲究一些,他们只吃粗茶淡饭,大锅菜和黄面馒头在他们的饮食单里。江仲尧做大锅菜轻油轻盐,老演员敢大口地吃。

这些老演员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精瘦模样,可饭量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少,特别是这种少油少盐的,他们盛饭的碗都是厨房的最大号碗,也会是江仲尧常用来拌凉菜的大海碗。

江仲尧把一大锅的炖白菜分完,四周看一眼,一如既往地没有找到月月和睨睨,他猜着月月和睨睨在这附近打盹,也不去打扰,把贴了小蘑菇标记的保温袋挂到小树上,推着小车匆匆地离开。

明天月月和睨睨又要被孟都和三哥带走,这一走又是一周,上一次回来就瘦了一圈,这一次可不能再瘦了。他得快点回后厨准备月月和睨睨接下来一周的吃食。

睨睨最近迷上了孜然粉的烧烤味,他烤点馒头片和肉片,多撒点孜然,真空压缩包装的话能放一周。

江仲尧满脑子都在想耐放又健康的零食,他放在小树上的保温袋被睨睨拿走了都不知道。

俏俏拍戏回来,站在小树林大声地喊了一声月月,远远地看见一闪一闪的蘑菇小灯泡,一蹦一跳地跑到月月树下,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

月月看向睨睨。

睨睨把最后一口馒头塞嘴里,拍拍手,跳到树下,让俏俏踩到他的手上。

俏俏踩着睨睨的手,被他举到了树上。

俏俏坐到月月旁边,抓着月月的手,又害怕又兴奋。

睨睨再次爬到树上,接过月月递过来的韭菜盒子,一口一个。

俏俏独自兴奋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手里捏着一个韭菜盒子,学月月那样慢慢地吃着,一遍吃一遍跟月月说话,“梅朵大前年跳级读完高中,参加了全国化学竞赛,得了第一名,被破格录取了。她去了军校,她前年春节和去年春节都在学校的实验室做项目,没有回来。去年夏天她申请了提前毕业又申请了研究生保送,现在已经是一个研究生了。别人需要用六年才能完成的学业被她用三年完成了。看她的样子是打算硕博连读,硕博连读需要五年,她说她用两年时间完成博士毕业要求,剩下的三年去国外留学。”

俏俏停顿了片刻,吃完最后一口韭菜盒子,继续道:“等梅朵留学回来她才二十出头,若是有机会进入她一直渴望的研究基地,那么她以后就会像我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那样好几年都不回家一次。”

俏俏知道月月会担心达瓦大姐,继续道:“达瓦大姐没有难过,很为梅朵的志向自豪。达瓦大姐说她不止梅朵一个孩子,星梦里的人都是她的孩子。达瓦大姐特意告诉梅朵,让梅朵不必为她以后的生活担心,她是在星梦养老的人,星梦里那么多人那么多事情让她操心,她的日子只会闹腾的不得清净,不会孤单寂寞。她不是留守老人,用不着梅朵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