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被人渣耽误的少年(1 / 2)

沈约摇了摇头, “沈家的老祖宗确实有愧于你,但是沈家后人是无辜的,你已经让十几代人成为你寿命的容器, 已经够了。”

“不,”男人看向沈约,“还不够。”

沈约觉得没什么可聊的了, 这个人已经完全疯了,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毫无愧疚感, 对这种人说再多都是浪费唇舌。

“你叫我来, 不是让我陪你唠闲嗑的吧?”

男人想起自己的目的,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手下干瘪粗糙的触感让他异常不适,他有些厌恶的放下了手,看着沈约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欲望, 道,“自然不是。”

男人转了个圈, 絮絮叨叨的道, “说起来, 你能活下来, 还多亏了我。要不是我教你爷爷和鬼借命, 你也活不到这么大。”

沈约皱了皱眉,“你是那个巫师?”沈老爷子说自己有个朋友给他支招,这才想到了结冥婚的办法。

男人没有否认,事到如今, 他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了, “我帮过你,现在也该轮到你回报我了。听说你和那只小鬼感情不错, 只要你答应把寿命给我,我就能放过那只小鬼。”

沈约不知道男人的这个逻辑是怎么来的,但是他也听明白了男人言语下的威胁之意,“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男人笑的有些夸张,“他可是天生的鬼王命格,这种天赋浪费了,岂不可惜?我受够了凡人的躯体了,就算我再聪慧又如何,还不如干脆成为鬼王,这样我不仅能拥有无尽的寿命,还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沈约皱了皱眉,“你一开始就知道?”

男人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当然,是我将那孩子从医院里抱出来的,自然清楚对他的命格清楚的很,而且我还养了他几年时间,这孩子很乖巧,说实话,当初送走他的时候,我还挺舍不得的。不过好在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勉强安慰了我受伤的心灵。”

沈约一字一句的道,“你就是一个疯子。”

为了自己的私心,就毁掉了别人的一生,还毫无愧意,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能抵消他的罪孽。

上一世陈鱼杀掉原主可能也在男人的计划内,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再回来摘桃子,因为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替代陈鱼,成为鬼王。

男人自然也能看出沈约对他的厌恶,但他并不在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只不过是做了大多数人都会做的选择。”

他看了眼沈约,复又笑了笑,“再说了,杀他的人又不是我,是你亲爱的爷爷。”

“但这一切的根源是你,沈家人虽然也有罪,你更是罪无可恕。”沈约顿了一下,继续道,“今天,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

男人歪了歪头,如果他还是年轻的模样,做这个动作并不违和,但如今他鸡皮鹤发,就显得极为怪异了,他笑嘻嘻的道,“就凭你?”

沈约点了点头,“对,就凭我。”

男人定定的看着沈约,脸色一正,瞬间周身的气势就变了,他抬手做了个召唤的动作,但却久久没得到回应,他脸色一变,重复了一次刚刚的动作,依旧没有反应。

男人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看向沈约的眼睛也带了怒火,质问道,“你做了什么?”

沈约则一脸的闲适,他走到天台边,看向楼下,安静的公寓楼一片寂静,安静的都有些诡异了。

“就许你设计我,我就不能将你一军?”

沈约挥了挥手,天空就猛地变了眼色,他一边向后退,一边对男人道,“好好享受吧,这是你应有的惩罚。”

男人似乎看到了什么,嘴里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叫声。

沈约下楼的时候,在楼梯间看到了正坐在地上的陈鱼,后者脸上的神色显然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沈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对方了,陈鱼却突然站起来,然后伸手圈住了沈约的腰,将脸紧紧的埋在了前者的胸膛上。

两个人无言的抱了一会儿,陈鱼才声音恹恹的道,“我刚刚想冲进去杀了他。”

沈约揽着后者的背,“嗯”了一声。

陈鱼继续道,“但是我又不想看见那张脸。”

沈约继续,“嗯。”

陈鱼对前者的反应有些不满,又蹭了蹭,这才道,“答应我,给他应有的惩罚。”

沈约这次的回应终于不一样了,他捧着陈鱼的脸,郑重的回答道,“会的,他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两人正深情对视的时候,陈鱼不受控的打了个饱嗝。

沈约,“……”

陈鱼则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的道,“刚才吞的厉鬼有些多了,撑到了。”

沈约还能说什么,这还是他指使陈鱼做的事情,早在他踏入大楼的那一刻,他就在楼里布下了阵法,之前和男人唠嗑也不过是为了陈鱼争取时间。

因为阵法的原因,楼下打的再凶,他们在天台上都感知不到,男人以为他只会用符纸,但其实他学的东西很杂,沈约都数不清。

等沈约和陈鱼离开后,警察和道法协会就收到了一封邮件和一段录音,等两拨人赶到公寓楼的时候,正好在楼下撞了个正着。

为首的老民警就是处理沈宅几十具无名尸体的人,他工作几十年,自然也认识不少人脉,他们相互打了个照顾,先后就争先恐后的往楼里冲。

最后,有人在天台上找到了一个已经疯疯癫癫的男人,对方显然已经神志不清了,嘴里不停地嚷嚷着一些人的名字,还有一些可以作为证据的关键性字眼。

警察们和道士们面面相觑,将人带走了。

另一旁的沈约和陈鱼回到家,发现无事可做,就决定去旅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