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1 / 2)

母虫大睁着眼,?红色的血从他嘴里不停地涌出来。

怎么会这样……

他积累了千年的力量,居然会比不过一只新生的雄虫……

刺穿了母虫身体的那柄唐刀,上面盘旋着金色的雷光,?但那雷光的实质,是陆墨具现化的精神力。

连杀伤力那样巨大的脉冲子弹,?都无法对母虫造成致命伤,可见普通的攻击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要用魔法打败魔法……换言之,?只有精神力,才能从根本上伤害到母虫。

陆墨“刷拉”一下抽回刀,?溅出的血花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浓重的痕迹。

母虫应声跪下,?他艰难地喘.息着,双手撑在地上,?这才没有完全倒下去。但看得出来,他完全是强弩之末了。

“嗬……嗬……”

一道道裂痕出现在他的身上,?如同久经岁月的石雕,被风沙摧折成破烂不堪的模样。

陆墨轻声道:“在虫族的古老神话中,虫神抛弃了他的子民,虫族因此而日渐衰弱。”

墙壁上的雕花五彩玻璃,?不知什么时候破碎了,?一束明亮的日光透过窗棂,恰巧打在了陆墨的身上。

母虫跪在地上,深深低着头,?陆墨站在他的身边,?手中刀尖抵在母虫的背上。

【当那末日来临时,神要审判世间万物。】

而陆墨要在此时此刻,审判母虫的罪。

他道:“虫族的雄虫一日日地越发稀少,?虫族逐渐扭曲成了如今的模样。但那不过是你和虫皇编纂出来的,一个谎言而已。”

日光下,陆墨的黑发掩映着白皙的脸庞,黑白对比鲜明。

一抹血痕残留在他脸上,红得触目惊心。

他手持长刀,手指没有一点颤抖,干脆利落地插、入了母虫的背!

然后用力一剖,母虫那雪白的皮肉就分了开来!

在那粉色的肌肉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着光,世上最美丽的宝石,也无法发出这样的光芒。

随着他的动作,气息微弱的母虫难以忍受地,发出了痛苦的嘶鸣,尖利的声音简直要撕裂人的耳膜。

但陆墨却不无所动,他淡淡道——

“虫神从未抛弃他的子民,他只是被挟持了。”

————

莱茵先生在二十年前,找到了一个古老的遗迹。

那个遗迹埋藏在一个深湖中,厚重的青苔遍布着每一个角落,里面或许曾经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已经被盗宝贼拿了个精光。

只剩下卖不出价钱的石头,又沉又脏,也只有莱茵先生这样的,才会有兴致把它们捞出来。

然后小心地用刷子和镊子,一点点清理掉上面的青苔,还要小心不能磕掉石板上面任何一点微小的雕纹。

整理完毕后,上面写着一段失传的神话,莱茵先生在所有的古籍中,都没有找到类似的记载。

第一块石板写着:

【虫神来到地上时,火焰围绕在他身上,他发出刺目的光,没有虫能直视他。】

【他来到水中,连水也敬仰他,于是水向两边分开了。】

【大地也无法承受他的大能,于是大地裂出一条缝隙,震颤着赞颂神的大能。】

第二块石板写着:

【神见一切都是好的,唯独缺少了一样东西。】

【于是他创造了虫族,并命令虫族掌管世上的一切。】

【虫族越发壮大,他们行使神给的权柄,守护着神的宝座。】

第三块石板写着:

【魔鬼嫉妒神所做的一切,他说:我要将神拉下宝座。】

【于是魔鬼引诱了神的守护者,他对守护者说:神为什么要你守护他呢?】

【守护者说:因为我们不能靠近神,神的恩典会灼伤我们。】

【那都是谎言,魔鬼道:神怕你们靠近他,因为只要吃了他,你就能获得神的能力。】

……

莱茵先生起初并不明白这些神话的意思,但在某一天,他带着凌和温格,像往常一样躺在屋顶上看星星时,沉默寡言的凌突然说了一句话。

“我看到有颗星星划过去了。”

莱茵先生“唔”了一声:“那叫流星——”

话说到一半,他猛地坐了起来,脸色苍白,汗出如浆。

他终于理解了那个神话,一切都是谎言。

但这真相实在是太过可怖,在查明之前,他不敢泄露一丝一毫,只是写在了一张纸条上。

然后他将笔记中的某一张纸,分隔成了薄薄的两张。

纸条藏在隔页中,复又粘好,从外面完全看不出异样。

可惜他查探时的动作还是不慎泄露了,虫皇秘密地处死了莱茵先生,并处理掉了他所有的遗物——唯独少了这本笔记,它藏在温格的空间钮里。

上面写的是:

【第一个石板记载了“虫神”的真相,它极有可能是一块来自天外的独特陨石,落下时伴随着剧烈的光,落地时引发了洪水和地震。】

【第二个石板记载了虫族的起源,那颗陨石或许带着辐射,影响了原初虫族的基因,从此开始了进化。】

【第三个石板记载着最可怕的战争,守护着陨石的某只虫族,将陨石“占为己有”,这只虫族很可能是……】

……

“就是你,母虫,你夺走了‘虫神’。”

陆墨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沿着剖开的缝隙,伸入了母虫的背脊中,不紧不慢道:“只是你承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力量,不吃掉雄虫的精神力,你的身体就会逐渐裂开,是吗?”

指尖触碰到坚硬的陨石,陆墨微微用力,那块美丽的陨石逐渐离开了母虫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

母虫在这时候,发出了简直像是怪物一般的嚎叫,凌对这种嚎叫实在是太熟悉了。

那是在濒死之前,将心中所有的怨恨和不甘,集中在一起爆发出来的疯狂嚎叫。即使是再弱小的对手,在这种时候都可能爆发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在这一刻,凌的心中警铃大作,向陆墨奔去:“陆墨!!!”

然而他却迎面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尽管离陆墨只有三米不到,却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

“陆墨!!”

凌眼睁睁地看着母虫抱住了陆墨的腿,对他道:“你就在站在那里,好好地看着……我是怎么吃掉他的吧。”

尽管浑身都破破烂烂,母虫看起来仿佛随时都会风化的雕像,但他却攀着陆墨,一点点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陆墨看起来没有一点伤痕,此时却什么也干不了。

哪怕陆墨此时突破成了SS级的雄虫,但和母虫相比,他们之间的差距,简直令人绝望。

母虫攀着陆墨的肩,一点点裂开下颚,靠近了陆墨的脖子。

凌的瞳孔紧锁成了一点。

时间好像被拉长了,母虫的动作在他眼中变得极慢,他几乎能看到那尖利的牙齿上,悬挂着一滴涎水,慢慢地滴落下来——

不许动。

不许动陆墨。

“卡啦。”

“卡啦。”

在这一瞬间,凌似乎仿佛摸到了一丝裂痕。并不是这个“结界”上的裂痕,而是冥冥中,他感到某个一直困着他的东西,裂开了一条缝。

之前隐隐约约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系统损毁达到百分之三十。】

【系统损毁……滋……达到……百分之五十……】

【系统损毁……滋滋滋……六十……】

【陆墨……快逃……我……要崩溃……了……】

母虫分开的下颚,合拢了。

凌的眼中,最后一丝光芒也随之消失了。

很久很久以前,那个突如其来的漩涡曾经要将他吞没,陆墨将他拽了出来,凌一度以为那个漩涡消失了。

但现在它又回来了,带着吞噬一切的气势,将他永远埋在了海底。

……

“嗬……嗬……”

新鲜的血液在舌尖溢散,母虫的精神一振,身上裂开的口子也在快速地愈合,他眯起眼:还没完呢。

陆墨竟然逼他到了这种地步,差一点……自己都要崩溃了。

但是没有关系,母虫畅快地想:在自己即将崩溃之前,是陆墨先输了!

而他,将会美美地享用陆墨的精神海,只要杀了这两只虫,自己依然是虫族的母虫!

“放开陆墨。”

凌的声音响起,冷得仿佛接了冰,母虫都忍不住打了个颤,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在看到凌的那一瞬间,几乎要吓得尖叫出来。

银发的雌虫站在那里,一双红眸混混沌沌,那根本不是正常的眼睛。

无数幽暗的黑影在他身后扭曲生长,如同深渊里冒出的瘦长手影,但一眨眼又不见了,仿佛只是错觉。

没、没关系的!

那只是一只雌虫而已,再怎么吓人,他也没办法突破这精神力构筑的结界……

凌靠在结界上,薄唇向上咧开,但他除了双唇,脸上的肌肉没有一丝笑的意思,看起来简直如同诡异的微笑人偶。

“放、开、他。”

母虫木呆呆地看着他。

随着轻微的“劈咔”声,凌的手硬生生地穿过了那透明的屏障,随之而来的是皮肉烧灼一般的“滋滋”声。

那是他强行通过“结界”的惩罚,他会受到烈火烧灼每一寸皮肤的痛楚,而且这痛苦是直接作用在精神上的。没有人能承受得了这样的痛苦,但——

凌看起来好像没有一丝感觉一般。

“你、你不要过来……”

母虫被他这样诡异的姿态震撼到了,竟然松开了陆墨,四肢并用地往后爬去……

在母虫惊恐的眼神中,凌摇摇晃晃地靠近他,一脚踩住了他的左腿。

“咔吧”一下,硬生生踩断了他的骨头。

母虫吃痛,脸皱成了一团,在凌的脚下疯狂挣扎,但凌完全不为所动,踩住了他另一只腿。

“咔吧。”

“咔吧、咔吧……”

密密麻麻的骨头断裂声响起,他细致地将每一块骨头,一寸寸地踩断,又静静等待着骨头愈合,然后——

再一次踩断。

这简直是一场漫长而没有尽头的酷刑折磨,但施刑者没有一丝怜悯,母虫惨绝人寰的叫声,没有让他的动作有任何犹豫。

到了最后,母虫的身体变成了近乎肉泥的形状,连哀嚎都发不出来了。

凌麻木地抬起腿,正要踩下去,却听见陆墨轻微的声音。

“唔……”

“……”

凌的瞳孔动了动,终于从那混沌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他跪坐在陆墨的身边,将陆墨抱在了怀里。

陆墨缓缓睁开眼,但那双从前总是熠熠生辉的绿色双眸里,没有一丝光芒。

“……凌?”

凌张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好半晌,他才挤出一点声音:“是、我……”

陆墨伸出手,在空中摇摆了一下,被凌抓住按在了自己脸上:“我在这里。”

“……哦。”

陆墨迟缓地应了一声,讷讷道:“那……母虫呢?”

凌转头看着那堆看不出形状的肉泥,缓缓道:“还在这里。”

陆墨挣扎了一下道:“不……不把那块石头拿出来的话,他不会死的。”

“是啊。”

凌应声道,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

那不是,正好么?

陆墨什么也看不见,自然也看不见凌的神情,他的精神力终究还是没顶住母虫的攻击,在最后一刻他把系统丢了出去。

系统哭喊着拼命要抓住他,但那种小团子的手脚,陆墨轻轻一甩就挣脱了。

真是没用的系统团子。

但是,血契却是没法解除的。

陆墨在凌的怀里蜷起身子,他觉得有点冷。

“对不起啊,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