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我真正的名字(终章)(1 / 2)

女王的意志 风随流云 2805 字 3个月前

“铛~铛~铛”

夜幕降临,光明山上的钟声连续鸣响,提醒着全城的光明信徒,暮祈的时间到了。

以往从来都不轻易对信徒开放的光明山,也向着虔诚的信徒们敞开了大门,只要信徒们愿意,就可以来到光明大教堂的周围,得到资深修士的引导和祝福。

这是雷奥教皇在反抗暗夜入侵之后做出的决定,他希望用光明的仁慈,来挽救光明教会的信誉。

在爱莎公国一战之后,各种对光明教会不利的信息迅速发酵,光明教会在大陆上的信誉降到了最低点,大量的光明信徒转而信奉曦光女神,无数个公国、侯国宣布尊奉曦光教会为国教。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强势了千年的光明教会并没有做出激烈的反应,而是低调的隐忍了下来,默默的等待着下一步更大的危机。

在光明教会的诸位大佬看来,曦光教会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乘势猛追,对光明教会展开种种报复行为,彻底把光明教会打落尘埃,成为曦光制霸大陆的一颗垫脚石。

但是这都大半年了,曦光教会的心思好像全都放在了灾后重建、安抚信徒上,根本没有对光明教会展开针对性的打压和报复。

诸位光明大佬百思不得其解,想请雷奥教皇出面跟曦光教会接触试探一下,但是雷奥天天沉默寡言,什么行动也没做。

“铛~”

暮祈结束的钟声响了,雷奥亲眼看着所有的信徒离开了光明山,自己才向着深处的光明圣殿走去。

这些天来,他除了为信徒们布道祝福,基本上都是在光明圣殿内对着光明圣火发呆。

走进光明圣殿的内殿,关闭身后的高大殿门,雷奥低着头向圣火走过去,但是他只走了两步便霍然抬头。

光明圣火的前面,一个人影缓缓的向他走来,背后的光芒照耀出了那人的影子,却模糊了他的正面,让他看起来既神秘又圣洁。

人影缓缓的向前靠近,最后显出了圣徒路恩加。李。枫的脸。

但是雷奥却一声苦笑:“夏尔,您终于来了!”

夏尔扮演的“圣徒路恩加。李。枫”正在营造一种神秘的出场氛围,却被雷奥这一声“夏尔”破了功,顿时没了兴致,变回了年轻英俊的帅脸。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雷奥吁了口气,索然说道:“丽娜尔公主对你的爱恋有多深我是知道的,但是他却突然嫁给了一个圣徒,再联想一下同样爱慕你的阿丽亚娜也嫁给了一个身份神秘的格拉瓦。柴那,我如果再猜不出是怎么回事,我岂不是傻子?”

夏尔缓缓的走到雷奥身前,恶狠狠的问道:“既然你不是傻子,那你猜我来找你干嘛?”

雷奥从头上摘下了光明的王冠递过去,“那一夜,你把王冠让给了我,今天,自然是要收回去的。”

夏尔一巴掌把王冠掉落在地,冷笑道:“一个破王冠,谁稀罕?”

雷奥愣了愣,认命的苦涩笑道:“那就是来杀我的了,对吧?”

“你答错了!”

“砰!”

夏尔抬臂挥肘,一拳就打在了雷奥的面门上,把他一百多斤的小身板捶翻在地。

“砰砰砰!”

“你还说自己不是傻子?弗留斯的话你也信,你这个脑袋里装的是猪脑子吗?”

“砰砰砰!”

“在你动用神罚之前,难道不先想想后果吗?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惨死在那两次神罚之下?”

“砰砰砰!”

“你个憨货,既然猜到了是我跟丽娜尔结婚,不到场祝贺也就算了,MLGB还不给老子随礼?你脑袋让门给挤了还是让驴给踢了?”

“砰砰砰砰砰”

“一点份子钱你就那么看重吗?我多么没面子?”

“……”

雷奥被捶的鼻青脸肿晕头转向,心里是又憋屈又庆幸。

庆幸的是自己等了好久的靴子终于落地了,夏尔既然是动拳头捶他,那么起码应该死不了了。

但是憋屈的是,自己的挚爱丽娜尔被夏尔这个LSP给霸占了,竟然还好意思向自己讨要份子钱?

要脸不?

但是夏尔的拳头越来越重,偶尔还掺杂捏、掐的疼痛技能,雷奥很快就受不了了。

“有.....有份子钱……我随礼……”

夏尔收住了拳头,对雷奥死亡凝视。

“随多少?”

雷奥咽了口唾沫:“你说多少?”

“丽娜尔以前掌控的那些家族产业是她的心血,无论是动力机械工厂还是飞艇工厂都跟雅特家族没关系,你明白了吗?”

丽娜尔已经恢复了名分,不再是雅特家族的大小姐,而是普鲁斯霍亨索伦王室的唯一公主,那么她以前掌管的很多雅特家族产业在名义上就有些尴尬了,所以夏尔提出这一点。

雷奥捂着一对熊猫眼憋屈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那些工厂啊!那都是丽娜尔的私产。”

“话不能这么说,什么事都要有个名分,我们家最讲道理了……行了就这样吧!这份贺礼我收下了……”

地上的王冠自己飞了起来,重新落到了雷奥的脑门上。

“安心做你的光明教皇,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神灵,谨记‘神爱世人’的教义,解救世人的病痛和苦难……”

雷奥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尔:“曦光教会……就这么放过光明教会了?”

夏尔笑了笑:“世间不能只有一个曦光教会,若不然几百年之后,还不是另一个独裁霸道的光明教会?”

夏尔挥了挥手,整个人渐渐变得虚幻,即将消失在神殿之中。

雷奥木然的看着他的身影,忽然发疯的喊道:“为什么你可以拥有一切,拥有完美的人生,而我却要把所有奉献给该死的神灵?”

“完美的人生?”

“未必哦!”

夏尔那虚幻的身影停滞了一瞬,然后缓缓消失无形。 ……

“砰!”

“砰!”

“哈哈哈!我赢了!”

“法克鱿!”

两声枪响,人影扑街,纸片纷飞。

有人欢呼,有人咒骂。

“下注了,下注了,新大陆枪斗大赛第十八赛区最后一场决斗马上开始,站在东边的是外乡人侠盗华生顿,十七连胜,赔率一比三,西边的是上届冠军黑鬼劳基,十五连胜,赔率一比二,大家可要抓住机会了,下一次全城警察放假可不知道是哪一天啦……”

繁华的西部小镇中,一个燕尾服男人站在高高的木台子上面,拿着铁皮喇叭大声的吆喝,诱惑着那些已经疯狂的赌棍,极尽所能的掏空他们兜里的最后一张钞票。

而刚刚打死了对手的侠盗华生顿晃了晃脖子,摘下头上的牛仔帽对着周围的人群轻轻挥舞,动作优雅而绅士,完全看不出是个连杀十七人的狠角色。

“铛~”

钟声响过,人群安静了下来。

黑鬼劳基忽然对着侠盗华生顿问道:“嗨!要倒数吗?”

英俊的中年大叔眨了眨眼,有些鄙夷的看着黑鬼劳基,知道对方心虚了。

西部牛仔的枪术决斗,并不仅仅是比谁拔枪更快,而且还比谁拔枪更晚,先掏枪打死对手的话可不会留下什么好名声,后掏枪打死对手才会受人尊敬。

现在黑鬼劳基既然提出要倒数,那么就是要比谁拔枪快,而不再比谁拔枪晚了,

“NO!”

“砰!”

侠盗华生顿刚刚说了“不”,黑鬼劳基却突然拔枪射击,这种不讲道义的手段顿时惊动了一旁主持枪斗大赛的裁判。

但是裁判还没有什么动作,就发现侠盗华生顿的身体已经向左倾斜,好似早就料到对方会偷袭开枪一样。

华生顿在偏身躲避的同时拔出了腰间的银色左轮,用一个很小的甩手动作瞄准,看似很随意的一枪。

“砰!”

华生顿安然无恙,黑鬼劳基的脑袋开了个大洞,仰头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