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雨一直下(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70 字 8个月前

姑娘意外的看顾白一眼。

“你想靠增寿拖着?”她以为顾白想要延寿,迟一点把灵魂交给她。

她劝顾白别痴心妄想了。

“下面急着要你的灵魂。”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顾白,舌尖舔了舔唇边。

“也难怪他们着急,像你这么诱人的灵魂,真的是前所未有,我都想把你吃了。”

顾白闻言,赶忙离她远一点。

“所以,银子换灵魂是不成了?”顾白问。

姑娘摇了摇头,“也不是不行,三、五的寿命还是可以的,再往上…”

自然就不成了。

“三五年就三五年吧。”顾白很干脆的与她约定。

对顾白而言,三五年也是赚的,足以让他抄不少书,延续一些年寿命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水仙要降身的孩子身份了。”顾白站起身,准备离开。

姑娘望着他,“你心中应该有答案了。”

“冼鱼之子?”顾白挑眉。

姑娘默然。

顾白恍然,把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司司出生当天是天狗食日,后来辗转被卖到了青楼。

他娘稳婆进入水仙教后,得知了让水仙降生的秘密,于是纠集水仙教徒,想把司司抢出来。

在失败后,他们又另辟蹊径。

他们利用冼鱼想变强的念头,把他吸收进水仙教,继而借助他手中的银子去为司司赎身。

让司司怀孕,继而在七月的月龄时早产,这些事几乎在司司赎身时就已经确定了。

换言之,司司的死,是他娘与她的丈夫,一手谋划的。

她只是一个工具,他们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此说起来,司司也挺惨的。

顾白感慨一番后,向她告辞。

刚出大殿,惊见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毛毛细雨。

天上阴云密布,一层又一层,把来时蓝天遮的一丝不漏。

长廊一旁的门窗全部被打开,雨丝成线如珠帘,落在廊下,响起悦耳的脆声。

“这天呀,就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送顾白他们出来的姑娘,仰头笑着说。

她伸出手,去轻轻地触摸雨水。

“你说你是抄书人?”她回头看着顾白。

顾白点头。

“一书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抄书人当真可以把著书者写下的所有文字,用文字创造的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抄写给他人?”姑娘问顾白。

没来由的一句话,让顾白莫名其妙。

他回头瞥姑娘一眼,摇了摇头,“不能。”

书在停笔那一刻,莫说抄书人,纵然是著书人,也不再是书中世界的主人。

“书中的世界将是自己的主人,晦涩难懂也罢,让人读之捧腹也罢,书都是自己的主人。”

“那如果有人从你手中买走书呢,他是不是书的主人?”

顾白轻笑。

“文字是咒语,诵读就是催动咒语,让那个世界出现在自己面前。”

对购书人而言,他们买的,收藏的只是一本符咒,一本进入书中世界的钥匙而已。

书中世界将不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

姑娘望着淅淅沥沥的雨丝,“如果其他人也如你所想就好咯。”

姑娘不在闲聊,让人送他们离开,一把油纸伞也舍不得多给。

顾白他们穿过长廊,出了门,见整个江南小镇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中,如诗一般优美。

但顾白顾不上欣赏。

方才得到的消息,同乌云一起压在他的心头。

看来家仇不好报哇。

他们淋着雨走上桥,见方才那戴破斗笠的乞丐依旧坐在桥上。

他淋成了落汤鸡,却安然不动,依旧坐在哪里。

顾白没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