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奈河桥上呼奈何(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6 字 8个月前

镇子在余杭城南郊。

名为桥镇,因镇上多桥,故有此名。

有桥自然有河,年掌柜隐约记着,当年他大娘子说镇上有一座奈何桥。

有奈何桥自然有忘川河咯。

因此一大早,顾白领着勾子,坐一艘小船,独自赶往桥镇。

或许因为前几日怪鱼在城里作乱的缘故,城内河道上的船少了许多。

出城的水关倒是严了。

闸门紧闭,镇妖司的人站在上面逡巡,时刻观察着水面。

领头的正是前日曾与顾白出去帮助谢长安抓瓜婆的镇妖司的书生。

在见到顾白后,书生好奇问了句为什么起这么大早出城,又提醒他们注意水怪后就放行了。

闸门缓缓地打开,风吹雾迎面扑向顾白他们。

“那怪鱼当日能进入城内,听说是水门出了内鬼。”勾子撑着篙,同顾白说起来。

此时,小船缓缓前行,很快把城墙抛之脑后,被浓雾所遮盖。

“内鬼?”顾白很是不解,“谁会是怪鱼的内鬼?”

难道是鱼妖混进了镇妖司?

不应该呀,镇妖司本就是驱妖的。

勾子摇了摇头,“是人,至于为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最近不太平就对了,听说城外经常有怪鱼吃人,哦,对了,那蛇妖也出来伤人了。”勾子听说,现在已经没有渔民敢去西湖边打渔了。

顾白把左手缠着的白布解下来,“不止咱们这儿不太平,我听说会稽郡也不太平。”

昨儿王守义说,会稽郡镇妖司的人迟迟不来,就是因为被会稽郡为非作歹的妖怪拖住了。

不止妖怪作乱,一些逆贼也趁机作乱,会稽郡现在快乱成一锅粥了。

顾白一直戒备着,等太阳升起,浓雾消散时,一头怪鱼也没冒出来。

他们又走一个时辰,在一吹牧笛的牧童指引下,小船拐入一条小河。

沿着小船逆流而上,在日上三竿时,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桥镇。

镇外有一码头,他们把船停靠,上岸后一看,这古镇真不服桥镇之名,一眼望去全是桥。

若不问路,贸然走进镇里去,那些纵横交错的桥能把人绕晕了。

顾白向一老者问路。

老者起初还很热情,但听到他问奈何桥,脸瞬间冷下去,话不说,头不回的走了。

顾白以为老者老眼昏花,耳聋耳鸣听不清,误以为他在咒他,于是换了个年轻人问。

年轻人听到顾白要问的路后,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晦气的走了。

“怪了,难道镇里没有奈何桥,忘川河?”

顾白不解,误以为这些人错认为他在问阴间奈何桥了。

“我来!”勾子自告奋勇。

她去问了一大婶儿,自以为凭自己八婆才能,怎么也能问出路来。

然而,大婶儿翻了个白眼,“姑娘,你这样子,奈何桥的鬼可不敢收。”

大婶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嘿,你怎么说话呢。”勾子跳脚,若不是顾白拉着她,她一定上前理论一番。

“算了,算了。”顾白把勾子拖住,“我觉的人说的挺有理的。”

勾子回头看他,“别以为我卖身契在你手里,我就不敢惹你。”

“那你敢?”

“云雨楼的姥姥要我之前,我还是敢的。”勾子底气十足的说。

迎面走来一妇人,见到顾白走不动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