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只缘感君一回顾(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58 字 8个月前

送所有人离开后,顾白继续抄书。

一直到入夜,看不见人后,顾白才放松一下手腕,让勾子去鱼姥姥处买条鱼尝尝。

在忙碌一天后,顾白觉的是时候犒劳一下自己了。

“鱼姥姥?”勾子抬起头,“我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顾白疑惑。

“鱼姥姥被那怪鱼给吃了。”勾子说。

“什么?!”

顾白惊讶,稍后又唏嘘不已,可惜了,鱼姥姥的鱼是真好吃。

这下吃不成了。

他只能让勾子去徐娘处置办一些小酒小菜,小酌一杯。

正独酌到欢喜处,梁君子悄悄推开书屋的门,待见到顾白后,忙又闭上。

“进来吧,看到你了。”顾白招呼他。

“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是贼。”顾白斟酒一杯。

梁君子笑着走进来,“我本来就是贼。”

“主要是我习惯了,以前进屋都是溜门撬锁走窗,这陡然推门进来,看到有人在,下意识的想逃。”他走到顾白面前,盘腿坐下,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顾白,顺便接过他递过来的一杯酒。

一饮而尽。

“唔,这就真不错。”他说,“在哪儿买的?”

“隔壁酒垆,徐娘特供。”顾白翻看着梁君子递过来的东西,头也不抬。

这东西看模样是个簿子的形状,但用一件亵衣包裹着,上面还有胭脂的香气。

顾白抬起头,“你这…顺手盗了鼠儿姑娘的亵衣?”

顾白想到鼠儿姑娘那样子,这位梁君子居然下得去手,口味太独特了。

“什么呀,这是初云姑娘的。”梁君子又为自己倒一杯酒。

“那你也够变态的。”顾白觉得。

“不是,”梁君子很无辜,“这是初云姑娘给你的。”

“什么?”顾白一愣。

梁君子向顾白暧昧一笑,“初云姑娘现在是思君朝与暮,茶不思,饭不想。后来知道我帮你干活,特意把身上这东西取下来,让我转交给你,寄托相思。”

他问顾白,“明儿去云雨楼一趟?初云姑娘在你这活儿中可帮大忙了,这簿子是她偷出来的。”

这的确是很大的人情,但去云雨楼,那可是虎穴。

顾白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是正人君子。”

“少来,你在快活楼诗兴大发的事儿,今儿已经传遍青楼了。”

“这么快?”顾白惊讶。

“都是竞争对手,当然要知己知彼了。”

“那,那我不喜欢青楼女子。”顾白又找一个理由。

“不怕,初云姑娘现在还没梳头,只要你开口,她直接跟你走。”

“可我没银子。”

“没关系,初云姑娘说了,云雨楼是李家产业,听说你和他们家小公子李浮游关系不错,只要你开口,他肯定把初云送给你。”

顾白刚要再找一理由,梁君子伸手堵住顾白的嘴。

他告诉顾白,初云姑娘把后路都想好了。

“初云姑娘说了,她女红很棒,又熟读琴棋诗画,养活你不成问题。哦,对了…”梁君子告诉顾白,初云姑娘在梨园上也颇有造诣,“到时候去梨园行唱戏养你,也是不成问题的。”

“还是别了。”顾白依旧拒绝。

“为什么呀?”梁君子不明白了。

“我太俊了,祸国殃民,还是别去祸害别人了。”顾白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梁君子想吐。

顾白把亵衣打开,丢到一旁,刚准备翻开,梁君子手伸向那件亵衣。

“你想干什么?”顾白看着他。

“你若不要,不如给我,初云姑娘的亵衣,值二十两银子。”

梁君子笑着,试图把亵衣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