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甜水巷(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57 字 8个月前

稳婆一案关键在于缺少行凶的证据。

既缺少冼鱼杀稳婆的。

也缺少稳婆杀如夫人,也就是她亲闺女的。

“我不觉得是稳婆下的毒手。”王守义固执己见。

在他看来,就算稳婆狠心下,敢对她亲生闺女下毒手,那也与她以往的案子不符。

“她以往接生,害死的孩子,绝大多多数是收回自己家中用掉,这次可不大一样。”

按冼鱼所言,他自己把妻儿收敛了。

“你看,她既然不一定能得到孩子,何苦把自己女儿杀了?”

王守义着实找不到稳婆杀害自己亲生女儿的动机。

“嗨。”

谢长安听的两头大。

“你们俩争什么,万一是冼鱼和稳婆,联手把她女儿,他如夫人杀了呢?”

“那一切疑问,不都顺理成章了?”谢长安摊了摊手。

他脑子跟着俩人的话语转,快睡着了都。

顾白停下说话,惊讶的看着谢长安。

王守义仰着头,暗自琢磨。

“有道理嘿。”王守义一拍大腿。

这样一来,稳婆迟了很长时间被杀也解释通了。

冼鱼是杀人灭口,以免他们在稳婆处查出什么,把他连累了。

顾白也点头。

若真按谢长安所言,所有谜题都解释通了。

谢长安愕然。

“不是吧,我瞎猜的,这也能有道理?”

谢长安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在旁边听了许久的孟小溪,这时开口了,“你们说的稳婆,是司司的母亲吧?”

众人点头。

“你见过她?”顾白期待在孟小溪这儿得到一些答案。

孟小溪点头。

“司司与我在快活楼学艺时,她母亲来找过她几回,都是找她要钱。”

勾子惊讶,“学艺时候,你们就有银子拿了?”

“当然。”

孟小溪疑惑,难道不应该?

快活楼的姑娘,贵在精而不在多。

她们在琴棋书画诗酒茶,曲艺戏文,学识谈吐上会经过长时间培养,会用掉不少银子。

大头都花了,快活楼自然不会吝啬,给姑娘们一些散碎的银两买胭脂一类东西。

当然,这些用在姑娘们身上的银子,姑娘们会十倍百倍的帮快活楼赚回来。

勾子看顾白一眼。

她酸了。

同样是签了卖身契,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她都有点想去青楼了。

“想什么呢,你去青楼,早被人赶出来了。”顾白提醒她。

她去青楼,绝对接不到客,快活楼的人才不会投资她。

“司司当时说她母亲什么了?”顾白问。

孟小溪摇头。

“司司与她母亲的关系不大好,她很少提她母亲。”

“哦,对了。”

她记起一件事。

“有一年,差不多在司司梳头的前一年,他娘领着几个人来抓过她。”

“抓?”顾白挑眉。

孟小溪点头。

司司他娘想把司司悄悄带走,但司司不肯,大喊大叫把快活楼仆人引了过去。

“当时,快活楼仆人与那几个人扭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