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怪鱼(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141 字 8个月前

孟小溪幽怨的望着顾白。

话说委婉点儿会死?

也太扎她心了。

孟小溪不再说话,身子稍斜,拿起顾白写好的稿纸看起来。

一只名为时间的壁虎,在墙上慢慢的爬,书屋安静极了。

孟小溪低头认真读着《牡丹亭》,起初还时不时的抬头,看顾白一眼。

后来,终究是杜丽娘与柳梦梅的故事感动了她,让她沉浸其中,不可自拔,顾不上看顾白了。

顾白对此很欣慰。

他喜欢《牡丹亭》,说痴迷也不为过,自然也希望别人喜欢。

勾子很快把书架上的书整理完毕,为孟小溪沏茶,为顾白倒酒。

在抄书时饮酒,是顾白最大的爱好。

最好是徐娘的青梅酒,爽口,微甜,醺醺然而不醉,让枯燥的抄书变的有趣。

尤其在抄《牡丹亭》时,因为喜欢,所以兴致更浓。

顾白左手提酒,右手挥笔,好不快活。

不一会儿,在他桌案旁边就散落着一地酒坛子。

待最后一坛干净后,顾白招呼勾子再上酒。

书屋已经没了,勾子只能去旁边徐娘处取。

“一天天的就知道喝,照这样喝下去,迟早被喝穷。”

勾子嘀咕着,走向酒垆。

徐娘的酒垆临街两扇窗开着,把街头、河面上的风光尽收眼底。

不过,徐娘的心不在风景上。

她心不在焉的在柜台后面打算盘,不时地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书屋。

“阿姊,买酒。”

勾子刚进来,就被徐娘拉走了。

“勾子,大早上去你们书屋的那女子是谁?”徐娘着急问。

“哦,她呀,她是…”

勾子一顿,望着徐娘,双眼眨呀眨。

“一盘蜜饯,我送了。”徐娘很懂规矩。

“她是快活楼的头牌清倌人孟小溪。”勾子眉开眼笑。

她心情好很多。

就算穷了,只要有公子那张脸在,她勾子就可以衣食无忧。

“快活楼头牌?”

徐娘皱紧眉头,“你们家公子怎么与清倌人沾上关系了。”

她让勾子提醒顾白,那清倌人虽说好看,有才,但都不是自由身,是贵人的玩物。

“可别让你们公子对她动心思。”

勾子点头,“你放心,我们公子不会对他动心思的。”

徐娘祈祷但愿如此。

“他对你们所有人都不会动心思。”

徐娘无话可说,转身取酒去了。

等取酒归来,勾子接过,刚要走,又折回来,“哎,对了,还有一个女子进去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徐娘看她一眼,“两盘蜜饯。”

“另一姑娘是孟小溪的侍女。”勾子乐了。

“嘿,你这丫头,敢那我开玩笑,我…”

砰!

外面河面破开,水花溅起四丈高。

在水花之上,还有一艘船,几乎与酒垆的屋顶齐平。

“啊!”

水上船里的人惊叫起来。

水花在空中折射阳光后,噼里啪啦的落在街道、石桥上。

勾子他们离着窗户近,正被溅一身。

勾子顾不上擦头上的水,呆呆的望着河面上空。

一条硕大而又恐怖,长有四肢,浑身长满尖刺的鱼出现在空中。

这条怪鱼身上长满鳞片与苔藓,指甲很长,锋利如刀,在阳光下闪烁着致命的光泽。

它身子在空中,举起一爪,向被自己顶起来,此时正落下来的客船拍去。

唰!

客船被拦腰折断。

客船中的客人、船老大或弃船跳向河里,或在船里惊叫,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