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人不知而不愠(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125 字 8个月前

顾白快活楼上当十三先生时,书屋并不安静。

夜幕降临后,书屋暗下来,只有窗户透进幽蒙的光。

与门面相较,书屋内空间颇有深度,左右两侧全是书架,摆着许多书本。

书架前还有一排桌案,上面的堆积着许多书。

有翻开的,有覆着的,还有立着的,乱成一团。

这些书是顾白没来得及整理的。

在书屋右侧,中间空出来一块,有桌案,席子,还有一排笔架。

书屋内很安静,直到被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打破。

一头上只有三根毛的老头,穿一身寿衣,穿门而过,进到书屋。

他环顾一周,见书屋挺干净,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向前飘去,在经过土地公与土地婆神像时,拱手行了个礼,最后走到凌乱的桌案前。

他低头,想看书,却发现自己要看的书被合上了,不由地皱起眉头。

“呼,呼。”

他俯下身子,努力的吹。

不知他的努力起作用了,还是书屋后院起了一阵风,反正书页被翻开了。

老头很满意,虽然这一张看过,但温故而知新,他不介意再看一百八十三遍。

话说,谁这么缺德,把这本书压成这样子了,但凡有风一吹,必在这一页。

他扭头看一下后院。

顾白走的时候忘记关后院的门了,此时,天井内月光如水,井边尤其明亮。

老头还看见井边插着香,忽明忽暗,供奉着一些鸡鸭鱼肉。

他咽下口水。

想过去尝尝,又想到精神食粮要紧,于是退回来,低头看书。

不知多了多长时间,井台旁边有了动静。

老头扭头一看,见一书生模样的鬼从井里艰难的爬出来,正准备品尝井旁食物。

他们对视一眼,看见彼此。

“咳咳。”

老头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什么,我,我看会儿书。”

书生恍然。

“看书是个好习惯,子曾经曰过,看书如斯夫,不舍昼夜,我当年就特别喜欢看书。”

老头不解的望着他,想问问他看的是什么书。

“快点儿的,你不吃,我们来吃。”井下有人催促书生。

书生低下头,“凭什么?说好谁输了,谁来吃供品的。”

“呸,我们刚想明白,我们是上你这臭书生的当了。”下面的鬼吵嚷起来。

刚才群鬼石头剪刀布,最后书生输了。

但他提议,谁输了谁上去吃供品。

理由也很简单,当鬼已经很倒霉了,石头剪刀布还输了,那就是霉上加霉。

既然如此,本着众鬼皆有同情心,当然得倒霉鬼先吃了。

一众水鬼在水里呆多了,脑子难免进水,一时间还真被他说服了。

他们现在才反应过来。

“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好马不吃狗尾巴草。”

书生朝井下水鬼翻个白眼后,努力把头探出井沿,朝着那些供品深呼吸一口气。

登时,供品的香气就向他飘过来。

书生呻吟一声,他许久没有闻到这烟火气儿了。

老头又咽口唾沫,继续看书。

书屋又安静下来,但很快,门口又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两个鬼扭头。

见门锁微响,一个瘦成竹竿,尖耳猴腮,抽了骨头没几两肉的人蹑手蹑脚地推门走进来。

伴着他进来,街上的光流泻进来,留下他的影子。

这是一个人。

这人进来后,小心把门关上,又侧耳倾听,见屋内只有风声后,他放下心。

“看来人没在家。”

这人轻松下来,开始自言自语。

他倒是没有看见书生和老头——这俩人是鬼,凡人看不见。

“现在这些人,太奇怪了,居然高价买一男的贴身衣物,这什么世道。”

这人说着,四处搜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