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无言独上西楼(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856 字 8个月前

在书生们注视下,孟小溪来到单间前。

她挑起珠帘,瞥了一眼后,人呆立在原地。

许久后,忙把珠帘放下。

“这就是你说的英俊?”孟小溪压低声音。

侍女惊讶,难道不是?

孟小溪白她一眼,着手整理衣衫与鬓角。

这已经不能用英俊来形容了。

她整理一番,得到侍女妥当的答案后,才又笑盈盈的挑起珠帘。

“敢问公子,方才那句子是你写的?”孟小溪先问顾白。

接着才向谢长安和李浮游点下头。

谢长安不怪她。

有顾白,还顾得上招呼他们,孟小溪已经足够有礼数了。

但谢长安还有点儿不服气。

“为什么不能是我写的?”谢长安问。

孟小溪轻笑,“谢公子,真会开玩笑。”

谢长安还有话说,被李浮游拉到一旁。

“知道你学问不成,就别一直提醒别人了。”李浮游让他别打扰俩人说话。

现在孟小溪眼里全是顾白。

谢长安嫉妒的闭上嘴。

“那残句不是我写的,出自《牡丹亭》,汤义仍先生所著。”

顾白不忘再打个广告,“不日,在我的书屋有售。”

孟小溪点头,“汤先生大才,句子很好,不过,字也很好,如其人。”

“咯吱,咯吱。”谢长安咬牙。

当初,他想登楼而不能。

而顾白与孟小溪刚见面,她就变着法的夸顾白。

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众人回头看他。

“那什么,他饿了,你们继续。”

李浮游提起一鸡腿塞谢长安嘴里。

作为一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浮游乐于见到顾白与孟小溪有一段佳话。

才子配佳人;美人配君子,俩人简直天作之合。

然而,顾白一句话,让他的幻想破灭了。

顾白一本正经的纠正孟小溪,“请你不要侮辱我。我的人远比我的字好看多了。”

“呃。”

孟小溪呆立在原地,错愕的看着顾白。

李浮游则把鸡腿从谢长安嘴里拽出来,塞到自己嘴里。

恩人呐,你这样会娶不上媳妇的。

孟小溪回过神,轻笑,“公子说的对,你的字比你可差远了。”

顾白点下头,“这就对了。”

他挽起袖子,“把笔墨纸砚端上来。”

孟小溪伸手从侍女手中接过,放在顾白身边,葱白的手捏起了砚。

“哎,不用你。”

顾白拦住她,“让勾子来。”

“钩子?是谁?”孟小溪疑惑。

她见多识广,知道这名字在蜀地大不雅,有屁股之意。

接着,她心中一顿,想这位顾公子不会对钩子有什么爱好吧。

勾子这时从顾白身后站出来,“我是勾子。”

孟小溪被吓一跳,后退一步,面容失色。

好在,她玲珑剔透,机智过人,很快恢复过来,“姑娘,长的还挺别致。”

见勾子磨起了墨,孟小溪疑惑,“那我…”

“哦,找你过来,其实是为了一个案子。”顾白回头招呼王守义,“老王?”

王守义这会儿已经看呆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天仙儿似的。

尤其在与勾子比较后。

“老王?”勾子在顾白示意下,把脸探到王守义面前。

“妈呀!”

王守义吓的一哆嗦,筷子掉到地上。

从上天到地狱,这落差有点儿大,差点把王守义腰闪了。

“让你问案子呢。”

勾子翻个白眼,回到顾白旁边继续磨墨。

“哦,对。”

王守义忙站起来,局促的擦了擦手,“我,我,我就是…”

他一时间激动的说不出话。

“案子?”孟小溪疑惑。

“关于一个稳婆闺女的,名字叫…”

顾白在等勾子磨墨时,替王守义回答,只是这名字他不知道。

“四儿。”王守义忙说,“她在甜水巷时只有这么一个小名。”

至于到了快活楼用什么名字,他就不知道了。

“她是你好朋友。”王守义提醒她。

这是稳婆来快活楼看她女儿时,回去告诉邻居的。

“四儿?”孟小溪一动,“你们问的是司司吧,被冼鱼赎身的司司。”

“对,就是她。”王守义点头。

“她怎么了?”孟小溪疑惑。

顾白等人面面相觑,这话问的有意思。

“她死了。”顾白说。

“哦。”

孟小溪应一声。

她脸上的表情在顾白他们看来很奇怪。

她不是悲伤,而像听到某个认识的人死去了,心生对生命易逝的慨叹。

“你们不是好朋友?”顾白问她。

“以前是,后来不是了。”孟小溪苦笑。

她们就是水中浮萍,时聚时散,一些朋友处着处着就丢了。

“后来,后来是什么时候?”顾白也不再卖关子,“她差不多一年前就死了?”

这下轮到孟小溪疑惑了,“一年前?”

她摇头,“不会,我半年前,在街上还见过她。”

虽然在司司赎身后,她们很少联系,但她们之间还有情谊。

一直到半年前。

在银坊前,孟小溪准备去打一簪子。

下马车时,正好碰见从店里出来,手里把玩着一小银锁的司司。

见到朋友,孟小溪很高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向司司打招呼。

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司司压根不认识她,说她认错人了,然后错身而过,上马车走了。

“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在半年前开春时。”

她抬头看着几个人,“你们为什么说她在一年前就死了。”

他们给不了她答案。

安静片刻后,王守义问,“你确定,当时她是司司?万一你认错了?”

孟小溪摇头。

“错不了,当时我的丫鬟也在场,她也认识司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