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则为你如花美眷(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58 字 8个月前

“好大的口气。”

“太猖狂了。”

“他有几斤几两,当我们不知道?”

“可刚才那句‘文章本天成’就很不错。”

“你怎么知道那句诗是他作的?”

“就是,一个多月不见,他还能上了天?”

“这背后啊,指不定有高人指点,譬如那个长的特别俊的,人家真是太喜欢他…”

这书生及时住口。

“也可能从县令处听来的。”别的书生继续议论。

“十分可能。”

县令大才,书生们觉得方才那句十有八九出自县令之手。

冼鱼也不认为那句诗出自一读书就睡觉的谢长安之手。

而且,他向来不放过嘲讽谢长安的机会。

“呵呵。”他朗声道,“诸位,别不信,我觉得凭谢公子的诗才,足以盖住全场。”

众人安静下来,纳闷的看着冼鱼所在的珠帘。

这冼鱼怎么为谢长安说话了?

当初他们倒一,倒二时,俩人斗得不可开交。

冼鱼轻笑,“诸位难道忘了,谢公子的姐姐,当初是怎么一诗镇住我们的?”

“哦。”

众人恍然,继而大笑。

敢情冼鱼在这儿等着呢。

至于谢长安姐姐镇全场的诗,他们至今还记着。

一位书生忍不住吟咏出来,“一二三四五,我是母老虎。二四六七八,你是大王八。”

“哈哈。”众人再笑。

孟小溪作为主人,优雅至极,尽量不作出嘲笑之意。

但还是忍不住举杯,借饮酒之机掩盖笑意。

无他,这诗太好笑了。

“你,你们…”

堕了面子的谢长安很气,却又无法辩驳。

他只能回过头,求助于顾白,“老顾,这面子你得帮我挣回来。”

正好,顾白也想知道孟小溪唱《牡丹亭》是什么享受。

于是,他顺水推舟。

“你记得把一百两银子还我。”

顾白提笔,蘸墨,大笔一挥,又一残句出现在纸上。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谢长安和李浮游探头看,一字一句的念出来。

这不是诗,亦不是词,但读起来格外的文雅有韵。

残句意思也简单:为了找你这位貌美如花,流年似水的眷侣,我把这儿都平白找遍了,哪知道你却在幽静的深闺里单独神伤。

平铺直叙,画面感却扑面而来。

李浮游和谢长安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反正对于他们而言,这残句似乎,应该,大概还不错吧。

但盖全楼什么的,谢长安估计是达不到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

他谢长安吹过的牛皮多了去了,只要脸皮厚,不怕牛皮被吹破。

旁边的侍女因在快活楼,经常服侍孟小溪与文人雅士,耳濡目染下还有点鉴赏能力。

只不过,她这会儿也判断不出这残句好不好。

因为她呆了。

她发现,顾白在认真挥笔写诗时,真的是太好看了。

眉宇之间全是诗。

字也好看,但还不及人好看。

若不是理智残存,她现在一定扑到他怀里。

顾白往盘子上放笔时,朝她微微一笑,更是让侍女酥了半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