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酥黄独(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58 字 8个月前

第四十八章

“那是谁说的?”

顾白略一思索,“我还真记不起来了。”

谢长安和李浮游无语望顾白。

末了,王守义拍顾白肩膀,“老顾,骄傲不对,过度谦虚也是不可取的。”

顾白无奈。

这他还真不能说出子丑寅某来。

“公子。”

勾子在后面兴致勃勃的问:“你送给我的那首诗,说的什么?”

听起来挺不错的。

“说的是鱼见了你鱼沉,大雁见了你跌落,小鸟见了你会惊飞…”

“别说了。”

勾子打断他,“居然作一首诗来编排我,还说这诗不是你做的。”

谢长安他们也回过头看他。

“我想说是巧合,你们信吗?”顾白问。

“嘁。”

众人鄙视之。

范楼有三座楼,前面两座,后面一座,呈品字形。

后面的楼高出前楼一层,内里也足够敞阔。

楼下大厅中间有一高台,乃歌姬献艺之地。

四周以高台为中心,三面摆了十几张桌案,现在许多书生已经跪坐在自己位子上了。

越过高台登楼后,临河有十间单间,门挂珠帘,正对高台,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楼里很热闹。

诸多文人雅士,衣冠楚楚之辈,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逗侍女,或相互叙旧。

顾白他们进来后,也有许多书生向谢长安他们打招呼。

据顾白看,这些打招呼的绝大多数是学渣,因为他们见面就问叩门诗雇谁写的。

余下的书生对谢长安他们爱答不理。

他们是凭真本事进来的。

侍女把顾白他们安排在楼上中间一单间,正对高台。

刚坐定,茶水就端上来,同茶水一起上来的还有点心、蜜饯,如罐子党梅、柿膏、狮子糖等。

顾白尝了尝西瓜子,不如勾子买的入味。

但点心很好,小巧而又精致,蜂蜜作甜味剂,让点心不腻。

顾白同勾子一口一个,吃的不亦乐乎。

王守义起初还拘束,后来见他们快吃完了,忙把面子放一旁,加入他们的队伍。

等谢长安和李浮游出去打招呼归来,桌上的点心已经干干净净。

旁边伺候的侍女倒没有目瞪口呆——她一脸痴迷的看着顾白。

这位公子,吃相都那么好看。

“看你们那点儿出息。”谢长安招呼侍女,让她再去端一份来。

侍女未答应。

一直到顾白朝她一笑,侍女才受宠若惊的醒过来。

“奴,奴马上去。”

侍女低下头,惶恐的转身往外走,被顾白喊住了。

“不用了。”

顾白为自己倒一杯茶,“点心只是垫补一下肚子,我们还等老李的大菜呢。”

“对。”勾子也点头。

谢长安坐下,挥手让侍女退下去。

“老顾,你知道我们在旁边单间看到谁了?”

顾白望着他们两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