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水仙又见水仙(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0 字 8个月前

他又看向王守义和小六。

这俩人压根没看画,对他们而言,这画乱七八糟的,压根没看的价值。

见俩人看他,王守义莫名其妙。

“不就一副破画,你俩至于一脸心有余悸?”

他在祭坛下翻箱倒柜,搜查着东西,“我画的都比这画好,这稳婆居然还供着。”

顾白和谢长安对视一眼。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呀。”谢长安感慨。

“只要你继续上课睡觉,你迟早也可以。”

顾白拍谢长安肩膀鼓励下,上前一步,把墙上的画取下来,卷上,以免谢长安继续看。

这幅画的确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力。

就像刚结痂的伤口,纵然知道疼,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揭开。

“我就纳闷了。”谢长安很奇怪,“我是书院书生,你就一抄书的,怎么看起来你比我还有学问?”

顾白一笑,“这有什么纳闷的,我抄书时又不睡觉。”

“不是这个。”谢长安摆手。

他上前一步,“当年教你习字的先生是谁?我觉得他挺有学问的。”

识字与有学问、有见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譬如一些典故,一些词语,一些典籍,若不经先生点拨,纵然认识字,也不知其何意。

现在不入书院,而认字的人,大多如此。

顾白则不然。

他在聊天时,不止会引经据典,有时见解中还有许多新意,让人耳目一新。

谢长安觉得,顾白若进书院读书,估计不会是他的患难同窗。

对于谢长安的问题,顾白迟迟没有回答,呆呆地望着前方。

“你怎么了,傻了?”谢长安拍他一下,“画不都取下来了,你怎么也入魔了?”

顾白摇头,指着香案上的牌位,“你看这个。”

谢长安走过去,探过头,见神牌上写着两个字:“水仙”。

“水仙?”谢长安惊讶,“这居然是神的牌位。”

这么邪门的布置,居然供奉着一水仙,真是邪门他娘给邪门开门,邪门到老王家了。

“水仙?”王守义走过来,“怎么在哪儿都能碰见他。”

“怎么,你听说过他,这是哪路神仙?”

谢长安回头问。

王守义摇头,“我可不认识,只是法海的案子与这水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把法海与水仙勾结,水仙或许是蛇妖,俩人可能同性相爱的猜测,一股脑的告诉谢长安。

顺便,他把李浮游被水仙殿的水鬼勾引着跳水,被顾白救起来的事儿也说了。

“《白蛇传》那本书,就是法海写的。”王守义笃定。

“你可真有想象力。”谢长安叹为观止。

“什么想象力,这是推理,顺理成章的好不好。”王守义有不同意见。

“推理个屁,法海那秃子能写出《白蛇传》?我看是老顾写的都比你的推测靠谱。”

谢长安脱口而出。

“咳咳。”顾白咳嗽一声,打断他们。

他指着香案下面,还有在香案左右沿着墙壁一字摆开的酒坛,“把这些东西检查一下。”

他再不打断他们,估计谢长安就要破案了。

“好嘞,我来。”

小六子一直在旁边候着,闻言招呼几个捕快去把坛子搬出来。

小六子先搬出一坛,坛子挺大,挺沉,广口,里面有水声,外面用酒封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