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夜来幽梦忽还厢(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45 字 8个月前

“还真是你的人!”谢长安惊讶。

他只是来为冼鱼这大好日子寻点晦气,想不到还真找对了。

“你把他们杀了,还把他们煮了?”

谢长安后退一步,重新审视这位同窗,“兄弟,可以啊,心够狠的。”

他接着摇头,“不,这不是心狠,简直丧心病狂,你居然还把他们吃了。”

“啊!”

“嘶。”

“假的吧?”

在座的书生议论起来。

对于这些出身显族的世家子弟而言,杀仆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们之间就有人曾打杀过。

但吃人,这绝对超出他们底线了。

能做出这等事的人,简直是把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若被书院知道,非除名不可。

谢长安仿若看到了冼鱼被除名时的落魄,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冼鱼饮一杯酒,瞥谢长安一眼,“我几时说是我杀的?”

“实不相瞒。”

他长叹一口气,“庄园最近在闹鬼,那些人全是被鬼杀死的。”

“鬼?”

谢长安嗤笑,把罪过推到鬼身上,亏他想得出来。

冼鱼不辩解,也不理谢长安,自顾自的从头道来。

一个月前,冼鱼的娘子临盆。

急的团团转的冼鱼,打发仆人去余杭城,把城内最有名的稳婆找来为娘子接生。

起初,一切很顺利。

但在最后关键时刻,就差那临门一脚时,变故陡生,娘子与肚中孩子双双殒命。

冼鱼自然接受不了。

沉浸在悲伤中的他,性情大变,把自己同尸首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他不许任何人靠近他的妻儿,亲手把他们装殓在棺材里。

“我承认,那段时间,我脾气不好,责罚过几个仆人。”

但冼鱼没有杀过一个仆人。

真正出现人命,是在一天晚上。

那天晚上,天出奇的黑,他在悲伤的陪伴下,早早的在厢房睡了。

不知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他听见门外狂风大作,寒风呼号如人哭。

冼鱼觉得身子很僵硬,不听自己使唤,宛若被鬼压了床。

他呼喊着奴婢,奴婢却像死了一般,给不了他回应。

冼鱼慌了。

正在他不知所措时,砰!门被风吹开。

一阵风卷着树叶刮进房间,带来一股让冼鱼深入骨髓的寒冷。

冼鱼又要叫仆人,眼睛一花,一道人影脚不动,腿不移,飘进他房间。

这人穿一身殓服,长发披肩,风一吹,乍起几丈,把她的头全遮住了。

冼鱼当时被吓怕了。

他哆哆嗦嗦的问:“你,你谁?”

虽然这衣服有点儿熟悉,但冼鱼那会儿根本顾不上动脑子。

人影不答,只有寒风呼号,把一句话送进他耳朵,“我…好…惨呐,死的好惨呐。”

“惨…什么惨?”他不经大脑的问。

这是他的本能,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以为聊着天,对方就不会害自己。

寒风不答,依旧回荡着那句话。

与此同时,鬼影飘向冼鱼。

“不要,不要过来。”冼鱼被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