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长安不见使人愁(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42 字 8个月前

又闲聊几句后,徐娘离开了。

勾子下了码头,把书船上的被褥也取出来,洗漱一番。

“勾子。”

码头上有人喊。

勾子抬起头,见王守义站在路边,看着他。

在王守义旁边,谢安呆若木鸡,双目透出一股生无可恋。

勾子答应一声,端着衣服走上来,“哟,谢公子眼睛能看见了。”

“啊,对,这不是刚下山,谢公子就来找你们掌柜的了。”王守义点头。

谢长安盯着勾子,片刻后,仰天长叹,“苍天啊,我的眼为什么不是瞎的。”

他干了什么。

他当初居然认为勾子倾国倾城,他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特别恨法海,真的。”谢长安生无可恋。

王守义不解,“为什么?”

“他当初可以把我杀了,也可以把勾子杀了,他居然都没有做到!只杀死了自己。”

勾子乐了,“你也承认法海是自杀的?”

“我…呸,我刚才是口误。”

谢长安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法海绝对是被顾白杀死的。

谢长安又瞥一眼勾子,“当然,也可能是被勾子丑死的。”

他现在有点倾向于后面这个答案。

“行了。”

王守义打断他们,“别说勾子了,她这么丑,活着也不容易。”

勾子看他,“你这话,听起来是好话,就不能委婉一点儿?”

王守义沉吟片刻,“我觉得,丑这个字,已经很委婉了。”

毕竟,丑有不同。

王守义觉得在丑的定义下,已经容纳不下勾子了。

勾子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们,让他们进去找掌柜。

王守义和谢长安进来时,顾白正在奋笔疾书。

“老顾,我们公子来找你了。”王守义招呼。

顾白抬下头,“哟,老谢,你不瞎了?”

谢长安站在原地,“我去,我被晃瞎了,你,你是老顾?”

“是我。”顾白点头。

“我现在信了。”谢长安说。

王守义回头看他,“信什么?”

“信法海看见老顾后,羞愧的自杀了。”

谢长安盯着顾白,“老顾,你,不会是妖怪吧?”

“妖你大爷。”顾白头也不抬,“我看你的眼还不如瞎了。”

“哎,不能瞎。”王守义走进来坐下,“我们公子因祸得福,现在有了一双重瞳。”

顾白闻言抬起头,盯着谢长安的双眼,还真有了一双重瞳。

“这双重瞳,现在可以看得见鬼。”王守义很高兴。

有了这一双重瞳,他们捕快日后也可以接那些神鬼难测的案子了。

“滚,又不是什么好事。”

谢长安推他一把,自己坐在顾白面前。

他盯着顾白,“啧啧,老顾,我要是个娘们,早把你拉小树林了。”

“公子,你不是娘们,但你姐姐是呀。”王守义在一旁插嘴。

“去去,乱说什么。”谢长安让王守义住口。

顾白蘸墨时瞥他们一眼。

谢长安笑,“老顾,我倒不是看不起你,主要是怕你无福消受。”

王守义在一旁深有同感,“他姐姐真能把你拉进小树林。”

这话说罢,王守义自己疑惑了,“不是,咱们怎么跟小树林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