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泛舟于江湖(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43 字 8个月前

书屋再次安静下来。

顾白甩了甩手腕,又把左手用白布缠起来。

他这左手厉害,但也不分对象。

但凡顾白不缠白布,左手挥出去,若是活物,必死无疑,若是死物,五马分尸。

因此,顾白不得不把左手缠起来。

勾子这时候见所有恶鬼离开,忙三步并作两步,把门窗关起来。

她又要去关后院的门,忽然想到了井里的水鬼。

“公子,这井里的水鬼怎么办?”勾子问。

以前不觉得,现在陡然听到井里有水鬼,勾子后怕不已,不敢再靠近水井半步。

“让他们在里面待着吧,逢年过节的时候烧柱香就成。”

顾白不是那恩将仇报的人,既然井里的水鬼刚才帮了他,顾白也任由他们住在井里。

“那打水…”

“去徐娘那儿打就成了。”顾白浑不在意,“反正提水的也不是我。”

勾子翻个白眼。

这会儿功夫,顾白已经去研究那土地爷的神像了。

他刚才也是临时抱佛脚,想不到还抱上了。

他又点了三炷香,想再让土地婆出来,好拉近点儿关系。

奈何,一夜过去了,神像还是没动静。

……

翌日。

勾子趁顾白抄书,打着油纸伞,抽空去了一趟县衙。

她把昨夜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王守义,希望对他的破案有帮助。

然而,王守义听到勾子的线索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这案子已经不归我管了。”

勾子惊讶,“你这捕头真被撸下来了?”

她很是不解,“前天夜里好歹也是破了一案子呀。”

虽然抓到的只是一个飞贼,但也是成绩不是。

“说什么呢,我堂堂王捕头,县令的左膀右臂,能被轻易撸下来?”

王守义觉得勾子看低自己了。

“主要是这案子吧,牵扯到妖鬼,现在已经转到镇妖司手中了。”

勾子恍然。

镇妖司主掌神鬼莫测的案子,捕快主要负责那些不太光怪陆离的案子。

“不过,你这线索还是有用的,我稍后就转告给镇妖司。”

王守义夸一句勾子,让勾子代他向顾白问个好,然后就打发她回去了。

善良而热心的勾子见自己的线索有用,摆下手,美滋滋的离开了。

梅雨时节,雨一直不断,断断续续地下大半个月。

这大半个月,顾白大部分时间都在抄书。

或在书屋中,或在徐娘酒垆中,亦或在书船上。

他时而泛舟于江湖,抄书,观云,赏雨,饮酒,钓一条鱼,在船上烤,尽兴而归。

他时而游荡于江南小镇中,收购旧书,或接抄书的活儿。

衣冠南渡之后,北方许多豪富世家,书香门第迁移到了江南,

他们厌烦了战乱,纷纷在江南置办庄园,隐居在小镇之中,过上了悠然闲适的生活。

读书对于他们来说是立身之本。

因此,顾白在这些城镇里还是可以接到一些活儿的。

在抄书之余,顾白也没有放松对顾家一案的追查。

他四处寻摸飞贼、大盗,甚至不惜出高价委托他们去云雨楼把鼠儿姑娘的账簿盗出来。

一些贼答应的很干脆,后来打探一番后,反而来怪罪起了顾白。

“摘星楼是贼窟,你让我一个贼去闯贼窝,这不是姓史的嫁给姓赵的,找死么。”

这些贼自然撂挑子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