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香(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5 字 8个月前

二十四章

鱼姥姥不答。

她只是把抱桶往顾白身前移,“今天捞了不少新鲜小鱼。”

鱼姥姥一开口,顾白就知道鱼姥姥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顾白吞下口水,“我包圆了,姥姥,记着啊,我包圆了,千万别卖给旁人。”

鱼姥姥说的新鲜小鱼齐整的一指长。

用手一掐,肚肠就会挤出来,再用指甲刮一下鱼鳞,这鱼就收拾妥了。

在入菜时,用油煎透,放入调味红烧,一直烧到骨刺酥烂,撒上芫荽即可出锅。

在吃时,牙齿剔下背脊和肚腹两边肉,用舌头细品,有小鱼独有的鲜美。

下酒尤其爽。

顾白非常喜欢这种小鱼,但凡鱼姥姥有做,顾白必定在抢购者之列。

这种小鱼也只有鱼姥姥做的好吃,别的人做不了。

因为这一指长的小鱼,若无经验,捞上来后,肚子里有一股子的苦味。

只要鱼姥姥自己捞上来的,才又新鲜,又无异味。

奈何鱼姥姥不常做。

现在顾白知道原因了:晚上来捞鱼,当然不常做了。

鱼姥姥若有所思的瞟顾白身后一眼。

“想吃,你也得有福分等到明天。”

鱼姥姥抱起抱桶,“你小子,招惹不该招惹的东西咯。”

“什么?”顾白不解。

鱼姥姥也不答,颤巍巍的消失在夜幕中。

被鱼姥姥这么一吓,顾白背后汗毛倒竖,风声鹤唳,觉得黑暗之中处处有妖邪。

“勾,勾子,不怕,公子保护你。”顾白拉住勾子。

勾子翻了个白眼,“我才不怕呢,明明是你在怕。”

见她语气里有鄙视,顾白贴着她,“你当然不怕了,你长的就辟邪。”

他张望着四周。

“本公子不一样,在故事里,像我这么英俊的,不碰见几个女鬼都不好意思叫故事。”

“嘁。”勾子不屑。

“你知道公子为什么买你嘛?”顾白问。

勾子摇头。

“因为我太英俊,你太丑,可以中和一下,少招惹一些是非。”

顾白说到这儿摇头,“可惜,你已经这么辟邪了,还是掩盖不住本公子的俊气。”

勾子快走几步。

她不想跟他说话了。

顾白忙追上去,“你等等我,我还等着你辟邪呢。”

在他们身后,黑猫大摇大摆的跟上去。

穿过石桥后,他们回到书屋。

顾白被鱼姥姥刚才的话弄的心里直发毛,因此换了湿衣服后,先点了香。

他在门神处烧上几根。

勾子坐在席子上消食,顺便把跟来的黑猫抱在怀里。

“公子,你临时烧香是不是有点儿迟了?”

“你懂什么,烧香拜神贵在诚,与烧的多少、早晚没关系。”

顾白关上门,在灶王爷处也烧上。

“你这神像还是假的,旁人临摹的,不是从寺庙道观求来的,这也叫心诚?”

道观、寺庙里供奉诸神。

自然,世人普遍认为从道观、寺庙里求来的神像,才会真正的保家宅平安。

“心中有神,处处真神,心中无神……神像太真也无用。”顾白依旧强词夺理。

他最后在土地爷和土地婆神像前烧了几根。

勾子十分不明白。

“公子,你为什么在家里供土地爷和土地婆的神像?”

一般而言,这两者的神像都被供奉在土地庙。

“嘁,你懂什么。”顾白不屑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