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水仙殿(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3 字 8个月前

顾白追上勾子。

“勾子,你放心,公子不会卖你的。”

勾子:“我这是高兴,至少证明本姑娘还是有用处的。”

“你这用处还不如给我磨墨呢。”

至少磨墨还有一点儿技巧在其中。

“也对。”勾子点头,“我虽然可以用脸吃饭,但用才华吃饭也不错。”

“行,脸皮大有长进。”

勾子得意,“那是公子教导有方。”

俩人半揶揄半吹捧着,往回走。

“公子,现在雇主的身份打探不出来,咱们怎么办?”玩笑之后,勾子问顾白。

顾白也犯难。

但他们今晚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我们知道,鼠儿姑娘手中有他的信息。”

鼠儿姑娘作为摘星楼在云雨楼的人,也一定有账簿,不然不好向摘星楼交差。

“所以,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把鼠儿手中的账簿搞到手就可以了。”

“那公子,你要不要用一下你的美男计?”

“去,费那事儿作甚,咱们也雇一个贼不就成了?”顾白说。

勾子站住脚步,“不是,公子,你既然有这么好的法子,为什么还让我去楼前招呼客人?”

顾白很无辜,“我这不是也是刚想出来。”

勾子将信将疑。

不过,在路过一卤煮摊子时,俩人一人一份,勾子登时把这些抛之脑后了。

用过饭后,俩人继续慢悠悠的往回走。

“那肠子真不错,软烂肥香。”

“肺头也行,细腻,还有那豆腐,鲜嫩入味。”

“香而不腥,这卤煮绝了。”

顾白让勾子记下来,“以后咱们隔十天,不成,五天,来吃一次。”

“好。”勾子点头。

她也在回味,“那宝盖儿才绝呢,吃起来有弹性又有嚼头,下酒真不错。”

他们相互评价着,回味着,最后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肚子。

“我怎么觉得有点饿了。”勾子说。

“那咱们回去在吃一顿?”顾白提议。

勾子点头。

于是俩人转过身,又向卤煮的地方走去。

下雨天,夜还深,街上行人稀少,酒鬼也遇不见几个。

在走过一座石桥后,顾白迎面见一书生走过来,他打着一把油纸伞,不时对着旁边说话。

让勾子贴近顾白的是,这书生旁边空无一人。

三人错身而过,书生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什么,家父已然成仙?”书生疑惑,“整天睡女人,也,也能成仙?”

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留下顾白和勾子面面相觑。

“这人有病吧,和空气说话。”勾子说。

顾白点头,“还睡女人成仙,照这样说,我要是放开了,早成神了。”

卤煮的摊子不远了。

噗通!

他们转过身,刚要走过去,忽听身后传来落水的声音。

俩人回头,见拱形桥上已经失去了方才书生的身影。

“我去。”

顾白扭头跑上石桥,低头一看,见那书生在水里也不呼喊,只是本能挣扎一下然后钻向水里。

虽然是个有病的,但也不能见死不救。

顾白把长衣丢给勾子,翻身跃下石桥,如一条鱼,钻向那书生,从后面抓住他。

说来也怪,那书生在水里不挣扎,被顾白抓住后,反而剧烈的挣扎起来。

顾白差一点被他连累,拖到水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