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场寂寞凭谁诉(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88 字 8个月前

摘星楼位子已经知道了。

至于别的,顾白也问不出什么。

飞天鼠虽然不一定是杀人凶手,但盗窃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因此,王守义领着差役,连夜把飞天鼠提回县衙审问去了。

书屋又安静下来。

顾白长出一口气,凶手还没找到,但至少有线索了。

他不用盲目的四处瞎撞了。

勾子望着一地的狼藉发愁,“白天刚收拾了,现在还得收拾一遍。”

“愁解决不了问题。”顾白坐下来,“动手才能解决。”

他指挥勾子,快点儿动手打扫。

勾子看他,“那你为什么坐下了?”

“我是主子,你是奴婢,别忘了你的身份。”顾白理直气壮。

勾子鄙视他,为了偷懒,什么借口都能用的出来。

她把散落的纸张收起来,刚走到席子旁边,见年掌柜慢慢的睁开双眼。

“啊!”

年掌柜本来头晕,不知身在何方,但见到勾子后,吓的一下子坐起。

他整个人清醒过来。

“吁,勾子啊,你吓死我了。”他摸着胸口。

他环顾一下四周,“我怎么在这儿?”

“你喝醉酒了耍酒疯,我家公子把你扶回来的。”勾子眼珠子咕噜噜的转。

“耍酒疯?”

坐起身子的年掌柜摸了摸昏沉的头,他有点儿印象。

“顾掌柜,谢了。”年掌柜向顾白拱手。

他这时看到了书屋的狼藉,惊讶的指着:“这,这…”

“哎。”

勾子戏精上身,长叹一口气。

“你醉了耍酒疯,把我们店砸咯。”

勾子摇了摇头,蹲下收拾纸张,“今儿白天我刚收拾好。”

年掌柜一听,有点不好意思,“我,我做的?”

他忙站起来,“顾掌柜,真对不住,有什么损失,我,我来赔。”

“那倒不用,收拾一下就成了。”勾子抢在顾白开口前说。

“那我来。”

年掌柜忙走过去,把地上散落的书卷卷起来。

勾子向顾白得意地一扬下巴,坐在他旁边,看着年掌柜干活。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顾白佩服。

“让他说我丑,这就是代价。”勾子为自己倒一杯茶。

长夜漫漫,闲得无聊。

勾子忍不住问,“年掌柜,你怎么回事,现在家都不敢回了?”

年掌柜身子一抖,有点儿害怕。

“有,有吗?”年掌柜干笑。

“有,你还说有人要杀你。”勾子八卦之火在燃烧,“谁要杀你?”

“没,没有,有人要杀我的话,我早报案了。”年掌柜极力否认。

“别呀,年掌柜,你要是说出来,指不定我们还能帮忙呢。”勾子不甘心。

“对。”顾白搭话,“勾子往你门口一站,至少是个门神。”

勾子点头,“有道理,你可以把银子给我,不用向杀你的人求情。”

俩人三言两语,让年掌柜觉得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们都知道了?”

顾白和勾子对视一眼,“我们都知道了。”

年掌柜放下手中的活,“你们说真的?”

“什么?”勾子疑惑。

“帮我的忙。”

勾子看顾白,顾白点下头,“力所能及的忙,我们当然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