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手可摘星辰(2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29 字 9个月前

“哈!”王守义指着飞天鼠,“你终于承认你是杀人凶手了!”

飞天鼠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承认了。”

“你上一句话是什么?”

“既然我是杀…”飞天鼠明白过来,“我那是假设,而且关键是后面的问题。”

“我管你为什么返回来。”王守义不屑回答。

飞天鼠这次真哭了。

这他娘的什么委托呀,栽了不说,还硬被按了个杀人的罪名。

他真的只是个贼呀。

“别说,老王,你这次推测的还挺靠谱。”顾白一开口,让飞天鼠心里拔凉。

“我一直很靠谱。”王守义很得意。

顾白指着王守义,对飞天鼠说:“这位官爷思维之缜密,你也见识到了。”

“哈哈。”王守义合不拢嘴。

他就喜欢被人夸。

“顾掌柜,你也很英俊呐。”他还回礼。

顾白一本正经的纠正他,“你这个也字用的不对,请不要侮辱我的脸。”

“对,对。”

王守义点头,“我是聪明,你是英俊,咱们不是一路子的。”

顾白本来还想纠正他,让他别侮辱聪明这个词,但在飞天鼠面前,还是继续演下去吧。

“现在能洗刷你杀人罪名的只有一个办法。”顾白紧盯着飞天鼠。

“什么办法?”

“找出你的雇主,一切真相大白。”

飞天鼠摇头,“我说过,我不知道雇主是谁。”

“但摘星楼知道,不是么?”

飞天鼠点头。

“摘星楼在什么地方?我帮你查明。”

飞天鼠犹豫。

这要是说出去,他飞天鼠在余杭城地面就混不下去了。

“说不出来?那看来你就是杀人凶手。”

“我说!”

飞天鼠登时动摇。

在余杭城活不下去,总比秋后问斩来得强。

“摘星楼在西街云雨楼,登楼之后必须点鼠儿姑娘,出价一两银子,接着你就可以见到摘星楼的管事。”

“云雨楼?”顾白皱眉。

“一座青楼。”

飞天鼠以为他不知道。

“你们摘星楼真他娘的会挑地方。”

顾白扭头看勾子,“要不然,勾子,你进去跑一趟?”

“凭什么?”

“保你家公子清白呀。”

顾白很无奈,“你家公子太英俊了,我若进去,那就是羊入虎口

“你则不然,你女装男装进去,那里的人肯定不刁难你。”

“嗯,姑娘们全出来了。”王守义在一旁补刀。

勾子默默地向他竖中指。

“我不去。”她说,“我娘说了,青楼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放心吧,青楼对你来说最安全。”

飞天鼠也不忘揶揄勾子一句,以报被吓之仇。

啪!

勾子飞起一脚,又中胯下。

“哎呦。”飞天鼠弯下腰,哭出来,“我告诉你,我家三代独苗,我万一有个闪失…”

“我赔你个后人。”勾子脱口而出。

“那什么,真到了那一步,还是让我亲手结束我们神偷世家那邪恶的传承吧。”

飞天鼠义正言辞,不像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