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手可摘星辰(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29 字 8个月前

“那是,这叫专业。”

飞天鼠得意。

“万一出了问题,你们找谁评理,官府?”顾白问。

飞天鼠翻个白眼,“去找官府?我们有病啊。”

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也有评理的地方。

飞天鼠问顾白,“现在能证明我清白了吧?”

顾白摇头。

契约书只能证明飞天鼠受人所托,不代表他不知道更多内容。

“我问你,你们从何得知,这帛书在我们书屋?”

“雇主提供我的。”

“杀我顾家人,是不是也因为这帛书?”

飞天鼠摇头,“对天发誓,这我真不知道,我这一个月才接到任务。”

王守义亮了亮针。

飞天鼠忙保证,“我若撒谎,让我以后不得好死。”

“换一个,你这做贼的,本就不得好死。”王守义一脸正气。

“那,那就让我娶,娶她为妻!”飞天鼠目指勾子。

“你大爷!”勾子亮脚。

“嘶,这誓够毒。”王守义回头对顾白说,“我相信他说是真的。”

顾白不答,陷入沉思。

现在有两个答案。

飞天鼠或者背后的雇主是凶手。

他们杀了顾家人,但没找到帛书。

亦或者,杀人凶手不是飞天鼠或雇主,而是另有其人,他杀了顾家人,也没夺走帛书。

但那帛书从何而来,现在何处,为什么会出现在顾家,为顾家招来杀生之祸?

这一切的答案,只有找到飞天鼠身后的雇主才知道答案。

他又拿起契约书扫一眼,上面没有雇主的任何信息,只出现一个“摘星楼”。

“你见过雇主?”顾白问他。

飞天鼠摇头,“我们见不到雇主。”

在他们这行,雇主直接把任务交到摘星楼,摘星楼再把任务分给他们。

至于雇主与贼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就是得手后,帛书也是通过摘星楼转交。”

顾白把契约书收起来,“这么说,你不知道雇主任何信息了?”

“也不是,至少有一点我知道。”

“什么?”

“雇主是余杭城的人。”飞天鼠十分确定。

“余杭城的人,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委托是我在余杭城的摘星楼接的。”

他谄媚的笑,“官爷,这下能能证明我没杀了人吧?”

“不一定。”王守义摇头。

他用手指着飞天鼠,“我十分非常而且很怀疑,这契约书是你带在身上的脱罪工具。”

“什么?”飞天鼠惊了。

“这叫万全之策!”

王守义绕着飞天鼠转悠,“哼,在行动前,你肯定猜到了所有的结果。因此,你准备了这么一张契约书,这样一来,一旦你被抓住,你就可以用契约书来洗脱你杀人的罪名。”

他最后站在飞天鼠面前,指着自己双眼,“知道这是什么吗?”

“出气儿的。”飞天鼠没好气。

这孙子太能掰了。

飞天鼠都想不到,自己在这孙子眼里,居然这么有心计。

“这是守护正义的一双眼,我告诉你,任何犯人都逃不过这一双眼。”

王守义得意,“怎么样,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你这个杀人凶手!”

“你胡说!”

飞天鼠气急。

但他又不得不按捺住怒气,不然他就得被秋后问斩了。

“好,既然我是杀人凶手,我为什么要返回来?”飞天鼠终于找到了王守义推测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