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思念顾小郎(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1 字 8个月前

第九章

顾白摊开诗集,备好笔墨,抄写起来。

书屋安静下来。

但顾白一直觉得有一双眼在盯着他。

他抬起头,见小翠姑娘的脸快贴到他脸了。

“咳咳。”顾白提醒她,“小翠姑娘,时辰不早了,你家小姐指不定找你有事。”

小翠摇头,“不怕,小姐说了,让我好好与你告别。”

“呃…”

顾白决定为了银子,出卖一下臭皮囊,“也,也对,应该的。”

“顾掌柜,我写了一首诗,念给你听?”小翠一双眼眨呀眨的看着他。

“呃,也行,我洗耳恭听。”顾白点头。

小翠清一下嗓子。

“梅子青,梅子黄,梅子青又黄。妹子倚门青梅嗅,思念顾小郎。”

顾白竖起大拇指,“你别说,这诗比你小姐写的好多了。”

小翠笑了,“哎呦,顾掌柜,侬真会夸人,你觉得诗的内容怎么样?”

顾白挠了挠头,“这个,你也知道,我对诗文一窍不通,对,一窍不通。”

小翠急了,“这么直白,你都听不懂?”

“小翠姑娘,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抄书的,这个…”

顾白干笑几声,“我还是继续抄书吧,勾子,快送小翠姑娘出去。”

小翠姑娘跺了跺脚,跟着勾子走向门外。

刚提起油纸伞,她又走回来,“喏,这是打赏你的。”

把一粒碎银子丢下,小翠姑娘转身走了。

顾白起身想把银子送回去,追出去时,见小翠打着油纸伞进入了细雨中。

或许怕顾白追出来,小翠敏捷的跳过一水潭,头上钗子都溜出来,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啧啧。”勾子站在顾白旁边,“又一姑娘的心被你伤到了。”

她回头望顾白,“你装什么傻,充什么愣啊。”

“我不装傻充愣,她会被伤的更深。”顾白转身回到席子上,继续抄书。

情之一字最伤人,顾白决定敬而远之。

陆陆续续的又来好几拨客人,以女子居多。

西街豆腐西施,东街赛貂蝉,甚至青楼老鸨也来找顾白,请他抄写菜谱或群芳谱。

偶尔也来几个男的,看顾白的眼神怪怪的。

每遇见这些人,顾白就让勾子上。

勾子那副尊荣在他们面前一站,辟邪。

一会儿的功夫,书屋接了好几笔生意。

勾子不得不佩服,“想不到关门一个月之久,刚开门,她们全来了。”

这下她不用愁挣不到银子,流落街头,主人把她卖到青楼了。

顾白鄙夷,“你若能卖到青楼,你人还会在这儿?”

勾子捂下胸口,感觉心被扎了一下,“公子,别忘了是谁出去给你买酒买菜。”

顾白忙端正态度,“我错了,不想被卖到青楼的女子不是个好奴隶。”

他们正打趣,一男人收起油纸伞,走进来。

“顾掌柜。”来人有气无力。

“年掌柜。”

顾白抬头打个招呼,让勾子沏茶,请顾掌柜坐在桌案前。

年掌柜也是老主顾,同顾白的兄长是好朋友。

也是今天这么多客人里,唯一与书屋有正常生意往来,而不是别有所图的。

年掌柜开了一家瓷器店,经常往府衙和世家豪门送瓷器。

当然,直接送瓷器是不成的。

他们经常列一个单子,递到府上,待府上管事的勾选后,再把瓷器送上门。

这单子,年掌柜常拜托顾白来写——单子看起来赏心悦目会让生意好很多。

只是这年掌柜,今天精神不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