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骑马客京华(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1 字 8个月前

第八章

啪!

王守义拍桌而起。

“你这主意不错。”

既然众人是去西湖宝塔下盗墓失踪的,那么自然得去宝塔下找。

到时结果自然明了。

“还是你有主意。”王守义又坐下,饮一杯酒,“不愧是写书的。”

“什么写书的,我就是个抄书的,不是作者。”顾白纠正他。

“那也不赖,至少是凭本事吃饭,站着把银子捞了。”王守义继续吹捧。

顾白摇头,“做书佣这行,想要挣个肚饱,你得跪着捞银子。”

因为做书佣,经常面对的是读书人。

这世界的读书人,非富即贵,平民百姓是没有机会与权利去读书的。

纵然是盈实的商贾之家,也请不来一位先生,不是请不起,而是先生看不起。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在读书、当官也是修行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书佣在书生面前,自然毫无地位。

当然,那是别的书佣。

至于顾白,他就是一条咸鱼。

他整日抄书不假,但那是抄录书屋里要售卖的书,亦或者他喜欢的书。

尤其在兄长过世,书屋由顾白一人掌管后,他鲜少出去找活儿。

有人上门请他抄书时,他还挑三拣四。

勾子见家里银子不见多,为此提醒过他几句,但顾白依旧我行我素。

顾白有他的自信。

他抄书快,字迹工整而好看,不见谬误之处。

一些读书人很是欣赏他抄的书,在抄书时一般都指定顾白,为此多付一点银子也不在意。

这也是顾白敢把书屋关门月余的底气所在。

王守义见吹捧顾白,顾白居然不接着,他的拗脾气上来了。

“你有文化。”

“拾人牙慧罢了。”

“你有仆人呐。”

“太丑,别人不要,送的。”

当时,那户人家只差给倒贴给他银子了。

“你,你…”王守义就不信找不到吹捧顾白的话,“你…你长的可真俊!”

“这是实话。”顾白向王守义敬酒。

王守义把酒饮下去后才咂摸出味儿来,敢情这小子只好这口。

他把酒杯放下,“那我这酒带人去宝塔下搜一搜。”

他刚站起身,被顾白拦下,“老王,别着急,我这儿案子还没结呢。”

“你这案子不着急。”

王守义让顾白放心,他们一定加大力度排查。

至于抓不抓得到凶手,得等消息。

“我觉得这贼在这一两天内,还要来我书屋一趟。”顾白故作自信。

至于来不来,天知道,先忽悠住再说。

不怪顾白出此下策,他的左手固然厉害,舍弃一个月寿命也不算什么。

关键是他的左手出手必杀,不留活口。

对于这贼,顾白当然想留活的,所以只能请王守义出手了。

“还来,你怎么知道?”王守义惊讶地看着他。

“因为贼要的东西还在我这儿。”

顾白为了让王守义帮忙,继续忽悠,“这东西还与我顾家人被杀有关。”

王守义瞪大了双眼,“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