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徐娘虽老,犹尚多情(1 / 2)

有妖气书屋 程砚秋 1062 字 8个月前

第七章

勾子追上顾白。

“公子,我觉得徐娘挺不错的。”

顾白头也不回,走到书屋门前,“别以为我不知道,徐娘塞你碎银子了。”

勾子在后面吐舌头。

“不塞银子我也这么说,人家甚至不介意做小。”

当然,更重要的是徐娘因为做生意,待人接物时让人如沐春风。

她还说会善待勾子,勾子觉得让她来做主母也不错。

“她真这么说?”顾白回过头。

勾子点头。

“公子,你要不要考虑下?徐掌柜挺有银子的。”勾子建议。

“做梦!我当她是邻居,她居然想上我。”

顾白警告勾子,“以后除了买酒,禁止你去她酒垆串门。”

“哦。”勾子不情愿的应一声,“公子,小心你以后娶不上娘子。”

“你怎么跟谢长安一样了,他眼瞎看不见本公子的英俊,你也眼瞎了?”

“我每天照下镜子,再看别人,谁都英俊,谁都好看。”勾子上前一步去开门。

顾白很欣慰,“不错,咱们主仆俩的优点一样,都有自知之明。”

勾子翻个白眼。

她把门上贴着的一张纸撕下来。

这张纸时间长了,风吹日晒,上面字迹已经不大看清了。

不过,勾子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那是他们离开书屋,前往南山寺抄书时,顾白亲笔写就,贴在上面的:

本店寻到吾兄暂存友人处书籍,现已取回。

今有事外出,月余归来后,书必将物归原主。

作为书船主与书屋主人,每日的主要工作是外出收书,求书,抄书,售书,寻书与换书。

收书,收的是旧书,孤本,奇书,秘卷轶本等等。

有些民间能人,把自己的手艺,经历撰写成书,这也是书船主要收集的。

求书乃是向大儒、名人亦或世家子弟求书,把他们诗词文章求来后抄录,集结成册再卖出去。

这样的书销路很好。

奈何,顾白身世卑微,结交不了这样的人。

寻书与换书,则是根据收藏家的需求,为他们寻找需要的书籍,或帮他们换书。

书船主在这中间相当于牙人。

以前,顾家经营书屋时,顾白负责抄书,经营书屋。

他的兄长则划船在外收书、求书与寻书。

顾家人被杀后,找不到丝毫线索的顾白认为,顾家人被杀,或许与书有关。

于是,在月前他贴了这么一告示。

顾白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伴着兄长被杀,一书船的书也不见了。

上面有很多求来的书籍,也有需要抄录的书籍,甚至不乏要换的孤本、奇书。

这一烧,损失大了去了。

许多人虽然对顾家的不测表示同情,但赔偿还是要赔的。

顾白这告示一出,可想而知每天将有多少真债主上门。

这也是顾白躲在山寺迟迟不归的原因。

勾子把门打开,灰尘簌簌的往下落,等她彻底看清书屋内情况后,惊讶出声。

“怎么了?”

顾白向前一步,见书屋内被翻了个底儿朝天,书架七零八落,书被丢的到处都是。

“遭,遭贼了!”勾子惊讶地说。

顾白眉头微皱,脸阴沉下来,什么话也不说,

但等他进去后,整个人眉头舒展起来,“若排除了贼人,看来可能真的与书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