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小脏辫(求订阅)(1 / 1)

医者无眠 真熊初墨 1022 字 15天前

“王老,这是医院的规定与患者家属的选择。”薛春和目视王青山,沉声说道。

“胡闹!”王青山怒斥道,“美国学术界最近否定了我们很多出国交流的机会,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群人瞎搞!像你们这样,以后是没有前途的!”

“……”薛春和真心看不起眼前这位保健组的专家。

睁着眼睛胡说八道,卑躬屈膝后就是趾高气昂,这种老双面人……算了,和他吵架的工作还是留给吴老师吧。

薛春和心里有数,自己只要守住底线就行,不给剑协医院丢人,和吴老师站在一边,至于再多的——自己的身份地位在这儿,真心是一点都做不倒。

人家神仙打架,自己稳住别浪就行。

“一个个都特么什么玩意,关上门,自己都觉得自己不错!”王青山怒骂道,“你看看你们都什么水平,不和外国人多学,怎么掌握更多的技术!”

说着,他顿了一下,指着薛春和的鼻子骂道,“虽然学一辈子也不可能撵上人家,但你看看你们的态度!自以为是!夜郎自大!!井底之蛙!!!”

薛春和心中一股子火气冒起来,他承认医疗领域中外国的技术更先进,设备更先进,可是什么叫一辈子都撵不上人家?

“王老。”薛春和虽然心里生气,但脸上却堆满了笑容,“您消消气。”

说着,薛春和挥手,马修德连忙跑来。

“找循环科的医生来。”

“干什么!”王教授怒道,“你觉得我的心脏病要犯?”

“有备无患,有备无患。”薛春和笑道,“王老您说的在理,回头我就和外交部提议,以后再有什么国际友人来我们剑协医院做手术,直接在部里面就挡回去好了。”

一颗不软不硬的钉子直接敲进王青山的心脏。

“你怎么说话呢。”王青山身边的郑凯旋压低了声音说道,“有你这么和王老说话的么。”

“您看看,都是我的不好。”薛春和微笑着说道,“不过要是按照王老的说法,阿普杜勒·阿齐兹王储一定是受到欺骗,要不然不会来剑协医院做手术的。这是国际纠纷,我一定把王老的意见转达给外交部。”

此时,外交部的陪同人员就在不远处。

“……”王青山被怼的说不出话,手指恨恨的指着薛春和,隐约中两人之间有无数的羊驼奔驰而过。

“你们小点声。”卡尔医生说道,“这里虽然是手术室外的等待区,但也不能大声说话。这是医院的规矩,你们不懂?”

刚刚王青山的话同声传译并没有给他翻译,所以卡尔医生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发生争执。只是王青山说话声音太大,本来安安静静的手术室等待区乱的让人心烦,所以他站出来制止。

“好的。”王青山的脸色瞬间变的和煦起来,转身弯腰说道,“卡尔医生,你说得对,刚刚是我不好,情绪有些失控,我会注意的。”

看着王教授的腰再一次弯下去,薛春和觉得这货肯定有腰间盘突出。

他头顶无形的小脏辫甩来甩去,看着着实让人心烦。

薛春和也不和王青山多说什么,而是站到手术室的门口,抬手看表。

按照吴老师说的时间,这时候怕是手术已经进行了大半。希望手术顺利、成功吧,一旦失败……薛春和虽然知道不可能有必然成功的手术,但此时此刻他心里无限期望手术成功。

一旦失败,不知道王教授要跳的多高。

都特么解放多少年了,这群货脑袋上竟然还有辫子,p!薛春和心里暗自骂道。

手术室外的等待区终于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各怀心事,不断的看着时间。

1个小时过去了,薛春和的心渐渐的沉入深渊。

昨天特意问了吴老师,说是手术最多1个小时结束。而且薛春和问了高柏祥,高主任也说没什么问题的话,45分钟就能结束手术。

可是现在已经1小时10分钟了,为什么还没人出来?薛春和咬着下嘴唇,尽量让自己的心跳缓一些。

吴老师和高主任应该没计算麻醉时间,可能任海涛的麻醉出了问题,耽误了一些时间。

薛春和自己安慰自己,这个理由还是比较合理的。不是手术出问题,是任海涛有些紧张,耽误了一些时间。

又过了20分钟,薛春和感觉自己的腿有些酸,隐隐的开始打哆嗦。不知道是累的,还是被自己吓的。

吴老师,您老千万别掉链子啊,薛春和心里念叨着。

可以想象,一旦手术失败,王教授会是一种什么嘴脸。薛春和可以肯定,到时候王青山一定会站在道理的前列腺上,对着剑协医院随地大小便。

而且这些都不重要,不远处几个部委的人员也在关注着。薛春和虽然也是省级大型三甲医院主管临床的副院长,但几个部委都相当关注的患者……他还没遇见过。

手术室里隐约有人影闪动,薛春和很多次想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最后都忍住了。

又是该死的保密协议!

他偷眼看王青山,见王教授正和兰科公司的ceo聊的开心,不时压低声音笑着。

果然是对国人冷若冰霜,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冷酷,对外国人温暖有如春风。

唉,这都什么年代了?薛春和忽然想起某些大学竟然给留学生配女伴读同学的事情。

p的,国家要是能靠这群没长膝盖骨的玩意撑起来,那才见了鬼。反正类似的学校自己肯定不会让孩子报考,连个正确的三观都没有,怎么教书育人?这不是扯淡呢么。

像王青山这货,估计他要是在国外当医生,最多1年就得成罗锅,天天弯着腰,怕是凤凰跪都跪的特别溜。

甩着一头小脏辫凤凰跪,倒是蛮有画面感的。

想了很多乱糟糟的事情,薛春和觉得自己好多了,不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吴老师手术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上。

要是连吴老师都做不下来,真不知道有谁能完成这类手术。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里传来人声与平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