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1 / 1)

“果然,睡觉才是人生的真谛啊!”

许是太过劳累的缘故,没过多久,他便昏昏沉沉的睡死过去。

天已渐黑,没多久便彻底暗了下来。

等他起来的时候,已是戌时二刻。

他是被一股凉风给冻醒的,他打着哈欠从被褥里探出身子,透过窗棂深深的看了一眼如墨的黑夜,有着几颗零星的星星。

此时皎月被一层虚缈的薄雾笼罩着,若隐若现,别有一番缥缈意境。

都说睹月思人,他看着月亮隐晦的光辉,思绪飘了好远。

五岁前父母的身影在他心中早已模糊不清,他恨过,也怨过。

为什么突然便没了消息,是被人挟持还是被仇家追杀,没有人知道,他们像是从世上消失了,无声无息。没有留下一点消息。

他不敢多想,他还是选择相信他们是有自己的苦衷,他知道,等他找到他们,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一股凉风吹来,他情不自禁裹了裹身上的外衣。

江念卿并不是个感伤的人,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便老老实实的坐在榻上运起体内的灵力,使身子隐于一股微红的荧光之下,松垮的外衣略显随意的半披着,露出锁骨和紧致的肌肉。此时他紧闭着双眼,俊美的脸上就着月色显着有一些苍白,比他平日多了丝羸弱。

不愧是灵山,这还没到山下,他便感受到空气中浓郁又纯粹的灵气波动。

感受到周身的灵气缓缓融入到体内,化为源源不断的的灵力,让他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十足。

一股神奇的力量突然从体内沸腾起来,愈来愈旺。

他突破了!筑基后期!

江念卿猛然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汹涌的灵力波动。

想不到困扰在淮南城数月的瓶颈,到了灵山城便被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深信不疑,逍遥剑宗绝对是他的好去处。

天下人皆想修真飞升,修真者层出不穷,络绎不绝。也导致了各大门派势力,为了扩大势力而争先恐后的抢占修真初期的人才。

在修真界内,灵力是修真者的象征,你越强,你得到的资源就越好,反之,你就只能得到别人剩下的。

江念卿深知其理,所以也在心中更加坚定,要好好修炼,成为伫立于巅峰的强者,也好早日找到父母的踪迹。

这条路很长、也很远,但他会一直不停歇的往前走。

第二章参加考核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毓灵山峰只能御剑前往,江念卿将马匹卖了换成现银就赶紧动身前往灵山。

他眸子微微一闪,顿时手中显现出一把长约三尺的长剑,剑身泛着浓郁青光,见其灵气环绕就知此剑定为不凡。

这把剑名曰寒水剑,剑身灵气浑厚,削铁如泥,极具锋利。

要说也奇怪,他祖父曾说这是刚他出生时突然从天上坠下的,巧的是,剑身正好落在江府的院内,直接将平地轰成了一个天坑。

那时,自认见过无数上品灵器的江为见了此剑都觉得震惊不已,只感慨是上天注定,此剑的拥有者,就是刚出生的江念卿。

江念卿第一次瞧见此剑的时候也莫名觉得熟悉,就感觉认识好久了一般,有一丝陌名的感伤。

江为告诉他,此剑应为上古神剑寒水剑,此剑是吸收天地日月精华凝结成的圣灵石所炼制成的神剑。

寒水剑的剑魂还未觉醒,因为是上古神剑的缘故,千年沉睡粹炼,需要特殊的机遇才能将它唤醒。

没用多久时间,江念卿便收起剑向人群处走去。

毓灵山钟流毓秀,终年山清水秀,脚尖落地的瞬间,他便感受到非比寻常的浓郁灵气充斥着他的周身。

“果然是块风水宝地!”他举目四望,四处打量着此处如临仙境般的美景。

以后都要在灵山这灵气极其醇厚的地方修炼,他的修为定会以极快的速度上涨。

这江念卿情不自禁的一阵欣喜。

“哎,小兄弟你也是来报名参选的人吗?”

正当他出神之余,却听见耳旁响起一陌生的声音。

他只觉得肩上一重,一张手掌便压在了他的肩头。

“嗯?你是?”

江念卿微微一愣,察觉时便立马转过身看清了眼前的人。

面前的人穿着一银灰色的衣衫,头发有些凌乱的半扎着,面容虽不精致却很耐看。

在他回头时,男子有片刻的失神,随即却爽朗的笑出了声。

“小兄弟你也是来参加选拔的弟子吗?”

“正是,仁兄也是来参加选拔的?”

江念卿向他友好的笑了笑,见他举手投足颇为随意,定是一位不拘小节、侠胆义肝之人。

对于这种人,江念卿是秉承尊重和认可的。

“哈哈,逍遥派每五年招收一次弟子,我等这一天好久了,当然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那人说完,还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兄弟,看你年纪比我小,我叫王成武,你就叫我武大哥吧!”

“武大哥就唤我念卿吧!”

王成武大小儿便是个孤儿,从小在灵山城长大,因为一直仰慕逍遥派而一直在等待着今日的招选,也算是个散修。

而他天赋优秀,又长在灵山城灵气如此浑厚之地,所以二十初头已经是金丹后期巅峰了。而且好像即将突破到元婴初期。

江念卿和王成武走到报名点,逍遥派的弟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叹了口气,小声喃喃道。“估计又是个来看热闹的我们逍遥派又不是供人观赏的”

虽然他说的声音极小,却还是让对面的江念卿听了个彻底。

他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没等他开口,便被身边的王成武给拦下了。

“武大哥,这是?”

王成武悄悄的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一会出来说话。

江念卿虽不明原因,却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就连他在离去时,那弟子古怪的眼神都不见有消退的趋势。

“武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江念卿满脸无奈的问。

就算他现在是背着身的,但还是清楚地感知到身后那些灼热的视线是向他这边望来的。